“去把她叫醒吧,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莫尚北揉了揉眉宇想来是累极了,何清言心疼道:“我去吧,陪她说说话,一会儿、如果一会儿真的有人来,在让她下来。”

    大家都明白她嘴里来的人,必然是警察,只是点点头看着她上去了。

    没多久莫尚北陆铭的手机接二连三的响起来,他们谁都没接,直接静音了,家里人已经安抚下了,公司虽然慌乱起来,但是相信有奶奶坐镇能顶段时间,其他人就不必再提了。

    何清言坐在床旁,轻轻叫了声:“莫丹、莫丹?”看着她被中微微耸动的肩膀,何清言再次开口道:“我知道你醒了。”

    暗淡的房间里再次没了声响,仿佛一切都回归到了静寂的时候,直到莫丹缓缓翻个身从被子中露出一双红肿的眼睛时,房间里的一切仿佛才活了回来。

    何清言看到那一双跟核桃似的眼睛时,无疑是痛心的,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莫丹一把抱住,紧接着就是撕心裂肺的哭泣,抱着她的胳膊一次比一次紧。

    当客厅里听到突然爆发出来的哭声时,两人的内心都像是被铁锤锤了一般,神情严肃,嘴巴抿紧。

    何清言轻轻柔柔的一下一下的帮她捋着后背,好让她更好更放心的宣泄,虽然她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韩如雪又如何能害得了她,又是为什么要害她,但她多少能知道莫丹的心思,她是极重感情的,虽然韩如雪人品不怎么样,但是毕竟她们一起长大,这份情还在,何况两人还有血脉相连。。。

    哭累了,莫丹的声音都已经沙哑了,不知道已经哭了多少次了,何清言想要轻轻的放下她却被她制住了,她轻轻摇着头,随即头转向窗户上,随即慢慢下床,轻轻拉开了窗帘。

    当一束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时,她轻轻挡了挡,随即通过指缝看着泻进来的光,好似是习惯了,她便再次缓缓拉开窗帘。

    何清言也看着窗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走过来要拉住窗帘。

    莫丹摇摇头道:“不用了,已经到了这一步,没什么好遮掩的。”她知道清言是为了她好。

    莫丹转头再次仰头看着光亮道:“阳光真好,像是能直达人的内心,洗净那里的污垢。”

    她没转头但是清言看到她的侧脸,她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又听到她继续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从来都是大小姐脾气,但是对我和我哥却从来都是好相与,我们一直拿她当妹妹,我知道她喜欢我哥,但我尊重我哥的选择,我并不后悔,我只是一直没想到她竟然能恨到这般地步。”

    莫丹说着伸出手好似要抓住一束光般,随即苦笑道:“她恨我没有站在她一边,恨我是爸爸的女儿。”

    莫丹回头看了何清言一眼,道:“你知道吗,我以前有拍过关于禁止毒品的宣传片,没想到这次竟然就被用到了我自己身上,是不是很好笑?”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4095/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