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在田道在内的所有人都是呆呆的,他们看着许浩脑子一时间还转不过弯来。

    “刚……刚刚的是什么东西?”一个观众心有余悸的说道。

    “不知道啊,那许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召唤来的一只兽爪,威力真可称之为毁天灭地啊,你看到了么,田家的人死了一大批,八个成道境修士重伤三人,被抓走两个,其余化灵境和凝体境修士死的更是一大片,可谓是损失惨重!”另一个修士回答道。

    “嘿嘿,我早就知道这个许浩不简单!”一个年轻的女修士眼泛桃花的说着。

    ……

    许浩现在的内心也十分震惊,此刻他头痛欲裂,一下破开那么大一道空间裂缝让他灵识之力耗费了七七八八,这一场打到现在他也身心疲惫了。

    更加让他吃惊的是那兽爪,实力方面来说那兽爪确实很强,强的甚至有些离谱,许浩猜测那妖兽的本体之前也是六品巅峰,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强。

    但另外一方面,这兽爪实在是太危险了,根本不听许浩的,他之前召唤出来的时候因为空间裂缝太小所以也没有发现,而这次一召唤出来它居然还想对自己下手,这可是太危险了。

    幸亏许浩的反应快,不然一个不小心被那兽爪抓进黑洞恐怕就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田道,你还要战下去吗?”许浩简单思索了一下居高临下的问道。

    田道此刻还回味刚才,要不是几个田家修士以命保护他,他现在肯定是生死未卜了,这个许浩也太可怕了。

    各种强大的招数络绎不绝也就算了,居然还有这种杀招,不过他可是田家的大公子啊,就这么认怂实在是太没面子了,而且他真的不想把李恩静就这么让出去。

    就在田道心思百转之际田家的一个成道境修士出现他对着许浩就是狠狠一掌,嘴里还说道:“哼,得罪我田家,这普天之下将再无你的藏身之所!”

    “好一个田家,说话如同放屁,当真是不要脸!”许浩淡淡开口,对于那掌印则是看都没看。

    “不!”远处的刘芷萱惊呼出声,许浩扭过头来看到了她,眼中露出询问,而众人也都看向了刘芷萱,但刘芷萱却不在乎,他很担心许浩,那可是成道境修士的一击啊!

    “哼!”一道冷哼传出,只见许浩的影子竟快速的蠕动了起来。片刻就化作了一个人形。

    那是一个黑袍老者,气质普通,犹如寻常山村的砍柴老者,他一挥手竟轻易的挡住了那一掌。

    此刻众人才发现,那老者竟也是成道境中期的大能。

    “那是?”白须老者李凤臣皱着眉疑惑道。

    “那是第七脉的影卫,记忆中这老者应该是影卫的十号,我还以为他们都在当初那一战中逝去了,原来还有一些人活着,这些人可是第七脉的大杀器啊,当初二祖杀上归海家族山门至少有他们一半的功劳。”回答的是李恩静的父亲李仲。

    “可惜,影卫属于第七脉,不然我李家还要更强,影卫的前十每一个都不下咱们李家的金牌长老。

    看来月明还没有把当初的事情放下啊,影卫可隐藏的太深了,有了他们相助,这许浩更是如虎添翼了。”白须老者叹了口气说道。

    “好了,许浩,我输了,我田道不是输不起之人,咱们山水有相逢,查你的身份只在我一念之间,这两年时间给你做准备,两年后我一定把你满门都杀个干净!”

    “还有!”田道看向李家众人,他一拱手说道:“诸位,这次接亲让我田家丢尽了颜面,不过李家的待客之道也让我大开眼界。

    就当我和恩静有缘无分,就这么结束吧,强扭的瓜不甜,不过退婚的不是你们,而是我田家。

    即刻起,我田家和李家再不打半点交道,其余事情,待我回禀家父再做处理!”田道转身就欲离去,他的言语之中充满了对李家的不满,在他心里李恩静已经和别人私定了终身,犹如白壁蒙尘。

    “田公子等一下!”李恩静的父亲站起来拦住了他说道:“公子莫走,婚姻大事,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你我两家早已言定,怎可轻言退婚,待我下令把这小子抓起来我们再继续举行婚典。”

    突然天空忽然暗了下来,一个人影缓缓从远处走来,几步之间就走到了众人面前,他是一个中年男子,身着玄色衣袍,满脸都是怒气。

    “哼,你李家就是这么待你们姑爷的?什么阿猫阿狗就可以来大闹婚典?田家众修士何在?将此人拿下,李家不要面子,咱们田家自己要面子,谁敢拦你们格杀勿论!”那身穿玄色衣袍中年男子负手怒声道。

    “是,家主!”田家众人拱手一拜立刻闪身朝着许浩抓去。

    “李家众长老听令,把许浩给我抓起来!”李恩静的父亲大袖一挥说道。

    “哼,无耻之徒!”许浩冷冷的说道,不过他也没想过他们能信守承诺!

    “影卫,现身!”许浩张嘴一喝百余人顿时出现,他们和田家的人轰然间撞到了一起。

    天空中各色光芒闪烁,他们已经战到了一起。

    “雾阁宿老,给我杀!”许浩又是一声大喝,从观众里立刻出现大片修士,他们冲着李家的长老们就冲了过去,人数也有不少。

    天空中越加混乱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好好的一场婚典竟然能弄成现在这样,天空中修士们打的不可开交,最少也是化灵期,其规模已然不小。

    “恩静,我们走,他们这些人啊,说话都不算,我们回家,再也不来这个是非之地了!”许浩一搂李恩静的腰准备带着她离开。

    “你们不能走!”那白须老者站起来震声说道。

    许浩闻言看了他一眼说道:“前辈,你我差点有一场师徒缘分,我不愿与你起争端,我今天必须带着恩静走,希望你不要拦我,师尊给我的东西,我不希望用在李家人身上。”许浩一边说一边掐诀对着空气画了一个六芒星,同时他身上一道惊世剑气出现直接锁定那白须老者。

    看到那白须老者一动都不敢动的样子,他立刻咬破手指对着空中不断的画出一个个印记,等到最后他一拍前面那一小片空间瞬间崩碎。

    这是短距离的传送阵,许浩在一个月前就在这里布置好了,这可以让他们传送到远处预定的位置,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规划好逃跑的路线了。

    “按照原计划,不要恋战,记得火树银花!”说完这话,许浩一个闪身到台下抱起刘芷萱,然后一手拉着刘芷萱一手牵着李恩静一头进入那血色六芒星,他们三人瞬间消失不见。

    “追,他们跑不远!”那田家的家主张口说着,众人早已发现,这田家家主只是一具简单的灵气分身而已,只是徒有其表。

    “田家的聘礼中一定有不少好东西,兄弟们,跟我上。”台下突然有人张口高呼,由于人数太多一时间也没人知道是谁说的。

    只见观众之中忽然出现好多人,他们一拍储物袋拿出一杆黑黢黢的大幡摇动之间大片魂魄出现,见了其他人就吞,这下场上更加鸡飞狗跳了。

    叫骂声,痛哭声,惨叫声融合在一起在此刻化作一曲奇异的曲调。

    眨眼之间一炷香的时间过去,远处一道烟花升上天空,一个龙形印记出现在天空中。

    看到这一幕,拿着黑色大幡的那些人立刻收起魂幡融入人群中,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而天空中那些雾阁宿老和影卫的人也开始且战且退,每个人都用尽了办法撤退。

    “来人,派更多的弟子来,封住梅城范围内五千里,不许任何人进出,一切等查明身份再说。”李仲浮在空中大声说道,场上众人十分混乱。

    观众,李家的人,田家的人,许浩的人,完全打成了一锅粥,他们彼此都不认识,只是谁打我我就打谁,又没有统一的服装,大家都一样,所以场面越来越乱,而此刻许浩的人则是快速的融入在人群中没几下就不见了。

    在梅城特定的地方有不少一次性传送阵,这也是许浩他们的布置,就是为了给雾盟的众人离去的路线。

    很多撤出来的人都已经化整为零乘坐到了指定的位置。

    而天空中此刻只剩下那几个成道境修士在搏杀,他们动起手来飞沙走石山崩地裂十分凶狠。

    影卫有三名成道境修士,而田家原本有八个,但被那龙爪拍成重伤三个,抓走两个,现在刚好也只有三个,所以他们一时间还处于势均力敌。

    “澎!”突然在下面那么多修士之中传出一声巨大的爆炸,一瞬间残肢断臂就漫天飞舞,众多修士的惨叫响彻云霄。

    “这又是什么啊?”李恩静的父亲难受的大声斥问道。

    可他一看,只见在梅城的西边叠叠落落竟然出现上千具尸体,而周围的房屋建筑也都化为了废墟。

    众人只顾着惨叫和恐惧,谁都没有看到在半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了无数金色的光点,他们在空中飞舞,远远看去,这些金色的光点组合在一起构建成一颗金色的梅花树,足有数百丈高,那梅花缓缓掉落,无比美丽。

    此刻天空中的六名成道境修士也被这一幕所影响,微微一怔的功夫,那影卫的三人顿时消失不见,这种境界,如果不是修为差距太大了他们是拦不住的。

    而此刻梅城之内好想是起了连锁反应,巨大的轰鸣声一声接着一声,惨叫声越来越多,越来越残厉,而无数的金色的光点则是在城中组成一颗又一颗的金色梅花树,那些光影梅花树缓缓落梅,十分美丽。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2879/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