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笙欢和季宝儿说着下午在医院的事情。

    “宝儿。你觉得我这样做会不会对不起爸爸。”

    林笙欢虽然决定不做手术,可是她还是很犹豫,她怕爸爸如果知道,他可以变好,但因为自己的胆小,所以放弃了让他变好,他会不会怪自己。

    季宝儿也有些忧虑,但还是安慰道:“不会的,林爸爸一定会很感动,因为你是因为失去林爸爸,才决定保守治疗的。”

    毕竟,这种事情,能活着,就很好了。

    而且,医生都说了风险大,那就真的要好好考虑。

    林笙欢知道自己有些杞人忧天,她都决定好了,为何还有些后悔呢。

    季宝儿看着好友纠结的样子,轻声安慰了会,说道:“欢欢,你先回去吧,冷总还在下面等你。”

    林笙欢看了下时间,她和季宝儿聊天,都忘了还有冷津寒,于是开口道:“那我先送你回去吧,一起走。”

    “好,走吧。”季宝儿在这也没事了,也决定早点回家。

    冷津寒和林笙欢送了季宝儿之后,就直接回家了,一路上,林笙欢都在想着爸爸做手术的事。

    “阿笙,做你想做的。”冷津寒冷不丁说道。

    林笙欢愣了下,她知道冷津寒一直都很支持自己的选择,只要她做了决定,无论怎样,他都无条件支持。

    “可是,津寒,我还是有些犹豫。”

    林笙欢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阿笙,你做的任何决定,我都支持。”冷津寒握住她的手,想给她信心。

    “好,我不后悔。”林笙欢看着他给自己的眼神,笑了。

    那是赞同的眼光。

    ……

    “啊!终于放假了,我要出去约会!笙欢姐,你要去约会吗?”

    同事A看到快下班了,心情格外的好,忍不住调侃道。

    林笙欢莞尔,她以前也是非常期待约会的,周末永远是约会的最佳时间。

    但是这周她想回去陪陪爸爸,所以开玩笑说:“约呀,我和我上辈子的情人约会。”

    刚好说完,冷津寒就发来简讯,说在停车场等她,林笙欢收拾好东西后,直接和同事道别,回家。

    “阿笙,周末怎么安排?”冷津寒给她约了产检,准备周末陪她一起去。

    “我回去看看我爸爸。怎么了?”林笙欢不解,他周末是有什么事吗?

    “我给你安排了产检,周日我陪你去,你周六去看爸爸。”冷津寒规划好时间,直接道。

    “好。”林笙欢愉快的答应了。

    “爸爸,我来看你啦!”林笙欢很开心的直接开门进屋,直奔爸爸的房间。

    “爸…。妈,你!”林笙欢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她以为房里只有爸爸一个人,就没有敲门,直接进来了,可是为何她看到的是自己的妈妈,和…隔壁王叔?

    两人赤 裸的躺在床上睡着了,一脸恩爱的样子。

    林笙欢忍无可忍,直接把手里的东西砸向床上那对狗男女,他们怎么能!怎么能在自己家里做出这种事!

    林妈妈本来睡得好好的,突然被一个飞来的物品砸中脸,以为是那个痴呆老人,刚想睁眼发火,就看到林笙欢一脸愤怒的站在门口,看着她和老王。

    “啊!”林妈妈瞬间羞红了脸,她偷情竟然被自己的女儿抓包了。

    老王听到林妈妈的尖叫声,立马睁开了眼,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有些惊慌失措。

    “爸爸呢?”林笙欢并没有先质问林妈妈,而且担心爸爸,直接问道。

    林妈妈被震惊的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拿被子捂住自己的身体,一脸仓皇。

    林笙欢没那么多闲工夫看她的表情,直接去到客房,打开门一看,差点哭了。

    她的爸爸就这样躺在床上,身下有些水渍,还有黄色的东西在往下流,这是没人伺候他上厕所造成的,他就这么呆呆的望着天花板,没人管他的死活。

    林笙欢怒不可遏,林妈妈怎么这么不要脸,把自己的老公丢在一旁不管,自己和野男人在家里偷情,还这么光明正大!

    她先把爸爸收拾干净,然后冲到林妈妈卧室,怒吼道:“你们给我收拾好出来!”

    然后自己去客厅等着,等他们给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她会采取措施!

    林妈妈慢悠悠的收拾好自己,来到客厅,那个男人还在卧室没出来。

    “妈!你怎么能这样?你明明知道爸爸现在生活不能自理,你还偷人偷到家里来了。”

    林笙欢直截了当的说道,反正林妈妈能做出这种事,那她也没有什么脸可以要的了。

    “我怎么了?你还知道我是你妈?你就这么对你妈说话的?还有没有规矩了。”

    林妈妈还振振有词,除了最开始的慌乱后,后面又恢复了平时的刻薄模样。

    “你!”林笙欢确实说不出很难听的话,毕竟她是她妈妈。

    “我今晚住这里,你别想再欺负爸爸,你赶紧把那个男人赶走,这里不欢迎他!”林笙欢想到那个男人就恶心,直接说道。

    想到今晚不回去,她直接发了简讯告诉冷津寒事情经过,然后说自己今晚留下来,明天再看情况。

    她必须先留在这,不然还不知道后面他们会怎样对爸爸,她不想爸爸受委屈。

    “随便你,你爱住哪住哪,但是那个男人,不能走。”

    林妈妈才不管林笙欢的死活,但是那个男人,她不同意他走。

    “你!”林笙欢又想发飙,但被林妈妈打断了。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当初嫁给你爸,就是因为他是五金厂的厂长,要不是当年他有钱,我才不会嫁给他。”

    林妈妈轻蔑的看向林笙欢,眼神不像是看一个女儿,反倒像看一个仇人。

    那个男人也收拾好出来了,娴熟的揽过林妈妈,亲了亲她的脸颊,毫不避讳林笙欢还在前面看着。

    “亲爱的,我们今晚吃什么?”那个男人问着林妈妈很普通的事,但语调完全就是挑衅。

    仿佛就是说,看,你也没办法拿我怎么办!

    “你给我滚出去!”既然林妈妈这么坦白了,那她也不在乎他们之间的感情,直接吼道。

    “你凭什么叫我滚,这又不是你的房子,我家亲爱的还没说话,哪里轮得到你插嘴!”男子很嚣张的说道。

    “呵!你说的,你看我有没有这个本事。”

    林笙欢怒极反笑,这种厚颜无 耻的男人,她也没必要和他啰嗦。

    “夜,把他直接丢出去!”林笙欢庆幸今天夜还在,直接朝外面喊夜,命令道。

    “是。”夜走进来,直接走向那个男人,一把拎起他的领口就往门口拖。

    “你是谁!你给我放手!”

    林妈妈看这架势不对,直接进来一个冷酷的男子,二话不说就过来拖人,吓得她赶紧阻止。

    到底力量有些悬殊,夜毫无压力的把男人拖到门口。直接从楼梯上丢出去,也不管他会不会受伤。

    林妈妈惊恐的看着这一切,刚想出去扶起那个男人,就听到林笙欢说。

    “妈妈,你最好在我还叫你 妈 的时候,给我适可而止!”林笙欢威胁道。

    林妈妈见现在势头不对,而且这个冷酷的男子还在这,她暂时不敢造次。

    “你说你是我女儿,但是你从来没有孝敬过我,你算什么女儿!”

    林妈妈恶狠狠的吼道,林笙欢从来不给她钱,还什么事都管,就算她找男人,那又管她什么事!

    她每天都在为生活奔波,林笙欢倒好,自己被养着,每天过得富太太的日子,还这么小气,一分钱都不给她。

    林笙欢失望的看着林妈妈,她以前无论做什么,都为她和爸爸着想,现在反过来还怪自己没有给她钱?

    她给的钱都被林妈妈拿去打牌了,而且经常不着家,她辛苦赚的钱都被拿去赌完了。

    “妈,你是想离婚吗?如果你想离,就快点离吧,我同意。免得双方难过。”

    林笙欢已经心力交瘁了,她妈妈为什么在被发现之后,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责怪她呢?

    “离婚?你觉得,你爸爸现在这个样子,他还会写字吗?还会签离婚协议吗?”

    林妈妈毫不掩饰自己的嘲笑,直接打击着林笙欢,让她无话可说。

    林笙欢气的浑身颤抖,她真的没见过如此厚脸皮的人。

    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让妈妈离婚,放她自由,随便她跟哪个野男人,都不关她的事。

    她暂时在林家住下了,自从上次夜把那个野男人给丢出去后,那个男人就消停了,她也就不在意那个男人了。

    某天夜里,她醒来上厕所,发现林妈妈的房间里有不和谐的声音,她狐疑的上前,越走近声音越清晰。

    又是那个野男人!这次半夜过来,真当她不存在吗?

    刚想冲进去,就听到林妈妈在里面说。

    “我那个女儿,压根不是我亲生的,她就是个野种,我根本就不能生,你别担心我会怀孕。”

    刚说完,里面的动作声越来越高昂。

    林笙欢呆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忘了自己是出来干嘛了,直接浑浑噩噩回到房间。

    夜深人静的,她躺在床上突然有些睡不着,想去看看爸爸,于是起身,慢慢走到爸爸房间门口。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2605/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