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7号的晚上7点钟,我在富凯酒店的总统套间里见到在华夏有着诸多名头的甘敬。”

    “他拿过华夏含金量最高的电影节奖杯,是一位颇受华夏观众喜爱的导演、影帝和编剧,同时,也坐拥价值不菲的影视公司。”

    “另外,他似乎还是一名非专业的歌手。”

    “这些名誉、金钱、才华聚集在一个人身上让他有着非同一般的自信乃至自负,这天的采访里我见识到一位和我印象中不同风格的东方人。”

    “很多人都知道在2月份华夏国度的盛大节日春节里,麦恩影业的《火蚁》在票房上输给了时至今日已经拿到11亿票房由甘敬公司一手打造的《火星救援》,我在采访中没从甘敬身上看到沾沾自喜,他是并没有把《火蚁》和如今麦恩影业打造的纪录片放在眼里。”

    “只是,甘敬似乎也未意识到《火星救援》在全球市场上并未取得比《火蚁》更优异的成绩,他怀揣着这样片面的胜利喜悦宣称要在2个月的时间内拍摄一部给我们观众看的《华尔街之狼》。”

    “如果顺利,我们能在5、6月份看到这部粗糙的电影,甘敬作为导演将会在那时渴求观众热烈的欢呼,尽管我很怀疑他更多听到的会是抨击和批评,但他本人对此似乎没有丝毫怀疑。”

    “甘敬先生傲慢的表示他将在未来一段时间里用美元搭建剧组和招徕演员,我一点都不质疑他能做到这一点,但同时,我很希望他能明白美元也有难以触及的地方,最起码,观众的口碑就是如此。”

    “不要迷恋美元,它是天堂,也是地狱。”

    《纽约时报》是一份颇为权威的报纸,有着很高的影响力和广泛的读者受众,春节前它曾以“甘敬”和“黑天鹅”作为头版头条,但当时主要是以这么一个切入点来报道中美两方延伸到电影文化层面的较量。

    现在,记者安妮署名的采访报道只能放在靠后的版面,相关的视频内容更是放在了线上网站里,不过,就在这样一篇报道和美国读者见面时,麦恩影业的人已经提前知道了内容,顺势帮着营销了一番,让更多人知道了东方导演的两月豪言。

    至于更具体视频里的表现,表情、语言、态度,这些远离了只有七秒钟记忆的大众,很多人就停留在一个简单的标签上面开始正确的嘲讽。

    甘敬对于这样的情况没什么反应,事实上,他在接受采访后就继续投入到电影的拍摄当中,还是一周之后贺月密切注意到媒体的报道才得到了她恼火的提醒。

    “甘哥,我就说那个记者不怀好意!看看她写的东西,‘自负’‘傲慢’‘粗糙’,就没有一个好词!”

    “当时真该直接拒了她的采访,还有麦恩影业,下次它如果还有片子来我们这,不用别人了,我们直接下手黑死它!反正背锅也背锅了!”

    贺月很是愤愤不平,不过,她也保持了一些克制,只把媒体原件给老板看,没有展示美国网上论坛的言论。

    她还是害怕那些过分的言论影响到老板演戏的状态。

    “这眼看着我在皿煮灯塔是要走黑红的道路?”甘敬有些啼笑皆非,转而又给了一个直接的反应,“不过仔细想想,黑红这个词和R级还真挺搭的。”

    “照这么黑下去,甘哥,咱们这剧组的演员都凑不齐了,婧姐和我说原本有个口头上谈好的演员已经变卦了。”贺月说出真实存在的影响。

    “咦,难道像安妮说的,美元真的失去了魔力?”甘敬调笑。

    贺月抚额,自己看过报道、瞧见网评、知道剧组情况已经急的要上了火,这位还慢慢悠悠的想讨论什么狗屁魔力?

    “看看这周能不能把那些对话的镜头拍完,明天我问问莫嘉娜,顺利的话,下周我们就到纽约去。”甘敬轻松的说道。

    “呃,也不用那么急吧,别把这部戏也搞砸了。”贺月听到了老板的回应忽然多了些迟疑。

    “进度真就这样了。”甘敬没法告诉经纪人这部戏原本也就半个月拍完,所以他直接拿另一个细节来发飙,“什么叫做‘也搞砸了’?你居然连你老板都不信了?算了,这边没你什么事了,你去纽约帮忙吧。”

    贺月:“???”

    老板,什么情况?不讲道理了?

    一天之后,贺月坐上了飞往纽约的航班,她在飞机上把《纽约时报》摊开来反反复复的看,忽然能体会上面所用“自负”“傲慢”的词语。

    真真真就把自己打发到纽约来了啊!

    漫长的航班结束,贺月在机场见到了接机的俞婧和刘沛川,她面对这两位的询问有些无所适从,最终只能咬牙传递了模糊的信心。

    “老板说,不要慌,他很快就到。”

    “今天又有个演员表示档期冲突,我们还得重新物色,贺月,你来得正好,替甘哥把这个演员选出来吧。”刘沛川苦中作乐,见到贺月的第一面就是递上演员名单。

    贺月勇敢的接过名单,然后求助的看向俞婧。

    俞婧没闹,只是有些疲惫的表示:“不是拿给你的,来的路上还在研究演员的事。”

    “甘哥快来了。”贺月拿着这个来安慰。

    俞婧点点头,刘沛川则是有些存疑的点点头。

    但不管怎样,两个从华夏跑到纽约负责剧组搭建的人都无比期待他们的老板出现在这片复杂的土地上面。

    ……

    3月23号,周一,《爱在日落黄昏时》的导演莫嘉娜亲自开车送杀青了戏份的男主角前往戴高乐机场,两人一路上几乎没停的聊着有关电影剪辑的思路。

    剧组还没解散,但主要镜头全部拍完,可能还有些零碎取景需要补拍,这些都会由莫嘉娜独立完善。

    车到机场,莫嘉娜在聊了许久的剪辑后还是在甘敬下车前问了个问题:“你确定不拍最后一部了吗?”

    “说不准,倾向于这样,但时间还是个挺奇妙的事。”甘敬的表情和言语并不一致。

    莫嘉娜阅读出了他脸上的表情,就像这段时间从监视器上阅读男主角的表达,她叹口气:“我会剪好初剪,争取不让你多动手。祝你在纽约好运,我会等着看《华尔街之狼》的。”

    “好运,下次见。”

    甘敬洒脱的点头,拿起背包,下车走进入口,莫嘉娜则是驾驶车辆独自离去。

    登机牌、安检、等待、登机,很快,甘敬坐在了飞往纽约的头等舱里,如果不出意外,他将会在九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

    片刻之后,甘敬斜靠在座位上,拿起保温杯喝了口茶,看了眼舷窗外开始缓缓倒退的景色。

    纽约,我来了。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2582/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