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里的紫竹林的景色最好,温热的暖风吹过,竹叶被吹的沙沙响。

    影影绰绰,悠然宁静。

    正漫步到竹林的中央,沈小夏突然僵直了身子,心跳加快,平静了半晌,才慢慢的转过身子。

    今天夜里没有什么月光,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依然能看清站在自己对面的男子。他似乎一直喜欢穿深色的衣裳,却长了一张白的发亮的俊脸,这一对比,越发显得他一张俊脸白如美玉,找不到半点瑕疵。

    “你永远都没有那个机会。”

    “啊?”

    古月清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沈小夏有点晕。

    “我永远也不会让你带着诺诺离开我。”

    “啊?”

    沈小夏这才反应过来。

    “你也没有机会找什么漂亮的男人,留在这里养着。”

    沈小夏见古月清一本正经的样子,都不知道是应该心虚还是应该生气。发声音有点僵硬,有点哽咽。

    “你偷听我说话?”

    古月清走上前两步,站在沈小夏的身前,低着头认真的看着她。

    “我来找你,但是你没在,就顺着你的气味找了过去。”

    沈小夏噗嗤一笑,原本的那点怨气和憋气顿时没了。

    “没想到你还有做汪汪的潜质。”

    “我永远也不会让你带着诺诺离开我。”

    古月清又重复了一遍,当他听沈小夏说要带着诺诺离开的时候,他一想到这样的事要是真的发生了,自己会怎么样?

    这让他又想到了断石山上那两年的日子。

    “那你以后可就不准纳妾了,连这种想法都不准有。”

    见古月清点头,沈小夏还是不满意,又道:“要是别人让你纳妾,谁提谁就是我的仇人,更是你的仇人,他这是想让你妻离子散呢!你说是不是你的仇人?”

    古月清眼睛一眯,冷声道:“是我的仇人。”

    沈小夏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抱住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宽厚臂膀,这让她感觉异常的温暖。

    “你昨天怎么没来见我?”

    害的昨天等了你一夜,沈小夏心里还是有点委屈。

    “准备咱们的婚事,诺诺已经出生了,不能再等了。”

    沈小夏拉起古月清的手,看着他手上戴的婚戒,眼泪忍了又忍,最后还是落了下来。

    “你怎么这么确定诺诺是你儿子?”

    毕竟两年时间没见,他们分开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就连她自己,在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看着自己巨大的肚子都以为自己又穿越了呢!

    “没有为什么。”

    虽然古月清没有给出答案,沈小夏却笑的幸福。

    这就是信任吧!有的时候,不需要解释也不需要证据,只要是你说的做的,就会相信。这种无条件的信任,岂不就是爱的证明?

    八月初十,黄道吉日。

    公鸡还没打鸣的时候,义善候府就已经全都起来忙活了,因为今天可是一个大日子,二小姐终于要出嫁了,为什么要说终于二字?

    因为儿子都生了,还是赶紧嫁了吧!不然岂不会被人笑话掉大牙?

    虽然没有人敢笑话。

    沈小夏顶着一个黑眼圈,坐在铜镜前,哈气连天。

    惹得屋里的几个姑娘都捂着笑弯了腰。

    原本四散到天南地北寻找沈小夏下落的朝雨朝雪,朝霞朝露四姐妹在得知沈小夏回来的消息之后,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刚好在她大婚的前一天到了家。

    昨夜有四姐妹陪着,大概有因为要成亲了,虽然她活了两辈子,却也是宝妈上轿头一次,紧张一点也不过分,所以昨个一夜都没合眼。

    四姐妹笑着笑着,就又哭了。

    “你们四个是故意的吧!今天不许哭了。”

    朝霞抹去了眼泪,站到沈小夏的身后给她梳头,脸上终于换上了笑。

    “小姐,您回来了真好,我觉得这天都蓝了,花也香了。”

    “你们四个辛苦了。”

    “可是我们却甘之如饴。”

    沈小夏对着镜子一笑。

    “让你们这样一说,我感动的,干脆别嫁人了,有你们四个在身边就满足了。”

    “别……”朝露手里端着凤冠霞帔,一脸的紧张。

    “你要是这样,古将军估计的把我们姐妹吃了。”

    屋里又是一顿笑闹之声。

    “皇后嫁到……”

    沈小夏连忙起身,这时皇后已经站在紫竹居的屋里了。依旧挺着那吓人的大肚子,身后呼呼啦啦的跟着一队宫女嬷嬷,都穿着红色喜庆的衣裙,阵仗十分吓人。

    但在这个日子,倒是更填了几分喜庆。

    “你怎么来了,这里怪乱的?”

    沈小夏嗔怪了皇后一句,皇后反而不生气,还小心的陪着不是。

    “不让我凑热闹,我一个人在那寂寞的皇宫里也呆不下去,不如就来这里看着你出嫁。”

    “你爱热闹的性子还是没改,还以为你得了几分国师大人的真传了呢!”

    “姐姐你就笑我吧!快去梳头,可别误了时辰,我可受不了古月清那张冷脸。”

    沈小夏嘿嘿一笑,又坐回梳妆镜前。

    这边刚梳妆打扮好,外面就响起了鞭炮声,没一会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迎亲的来了。”

    沈小夏红着脸,被蒙上了盖头,外面又是一阵的慌乱。

    但是坐等了半晌,依旧没见人进来,只有屋里的婆子姑娘没一会跑出去一泼,看了热闹就不回来了。

    沈小夏刚想揭开盖头,也好奇的想看看,就被人一把拦住了。

    “新娘这是等不及了!”

    “哈哈……”

    屋里又是一片清脆的笑声,这时终于有人腾腾腾的跑了进来。

    “二姐,我来背你出嫁。”

    沈小冬嘴角都快撤到耳根子了,如今他已经是个半大的小伙子了,身材高大,不输成年男子。

    沈小夏也没拒绝,上了沈小结实的背,背着向前院走去。

    前院更热闹,皇后来了义善候府,皇帝去了安乐王府,这场婚礼的面子是足足的,有没有关系的都想来凑凑热闹,当然,来是不可能空手来,但是比起能见识到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场面,就是带上百金万金来也值得。

    义善候和何氏看着被沈小冬背出来的女儿,眼泪当时就流出来了,然后场面一度失控,不少人都跟着抹起了眼泪。

    红娘看着赶紧咧着笑,挥着红手帕,四处散香风。

    “嫁女儿就得哭哭,这才吉利。赶紧的,放鞭炮,别误了时辰……”

    在阵阵爆竹声中,沈小夏拜别的爹娘,上了花娇。

    新书《双珠传》求推荐求收藏。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2572/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