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晴冲着他们三人走过去,那张桌子可以坐下七八个人,她直接坐到他们对面,也不废话了,直接开门见山道,“这儿是天字山庄,我是这儿的主人,也是你们的朋友叶沉还有莫海的朋友。”

    左边那个稍微年轻一点的道,“我一猜就知道是那两个混蛋干的,每一次都不承认,大哥二哥,你们看看要不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这个看起来是最小的、

    右边那个道,“三弟此言差矣,我们又没看到是他干的。”

    最中间那个道,“二弟,我们虽然没有看到,但是这个姑娘看到了啊!他们这回必定是无法耍赖了。”

    “走!找他们算账去。”

    这个最中间那个叫右边那个二弟,想必他就是大头了。

    三人说着便愤愤然的想要站起来。

    一边嘴里骂道,“真的是欺人太甚了,老是欺负我们。”

    温晴看到他们思维清晰,此时哪里还有半点醉意,甚至走起路来也没有东倒西歪的,看起来真的醒了。

    她不由得心里一喜,这叶沉还有莫海虽然很不靠谱,但是他们说的没有错,他们确实清醒了。

    温晴直接将他们拦下,道,“各位别急,收拾他们的事我们完全可以放在一边的。”

    那三人身形顿了顿,不满道,“你说的轻巧,被冷水泼的又不是你。”

    温晴示意他们稍安勿躁,道,“他们也是好心,要不是这样,你们根本就清醒不过来。”

    大头道,“我们为什么要清醒过来。”

    “额呃…”

    温晴觉得这样的谈话方式不行,稍微交谈了两句,他大抵已经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了,就是那种跟你唱反调的人,倒不是他们真的想跟你唱反调,而是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

    就好不如,正常人谁天天喝酒的醉醺醺的?他们就会,但他们之所以这样,根本不是因为某个人的原因,只是他们喜欢这么做,就是这么简单。

    温晴觉得不能按常理出牌。

    想要他们帮忙,他们为什么会帮你?

    他们是叶沉他们请来的没错,只是请来的方式有些特别还有些不是那么的寻常。

    如果在豫章王府,叶沉他们跟他们说清楚了,想请你们去帮个忙,他们应允的话,就没有温晴什么事了。

    现在好像是反过来了,叶沉他们把人弄来之后,就什么都不管了。

    那请他们帮帮这件事,就只有落在了温晴身上了。

    她跟他们本就不认识,怎么请呢?虽然他们现在在他们的山庄里,但是也不能意味着他们就一定会帮忙吧。

    温晴脑子在快速的飞转,很快,她就有主意了。

    他们不是喜欢喝酒吗?肯定喜欢的啊,不喜欢的话,哪有天天都醉的跟鬼一样?

    温晴道,“非常的抱歉,我让他们请你们过来,没想到他们是用这样的方式,我还以为你们答应了他们…”

    让温晴没想到的是,那个大头道,“哦?他们是这么说的吗?也有可能,也有可能是我们忘了。”

    “这…”

    这让我温晴很难接话啊.。

    “那你们答应帮忙了?”

    大头摇了摇头,道,“什么忙我都不知道,我帮什么帮?更何况就算我们答应了,我们也忘了,那自然是不作数的,那两个混蛋在哪呢?”

    温晴道,“既然你们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三头接话愤愤然道,“当然是不会空手而归,那两个混蛋就在这,在豫章王府我们不敢怎么样,将在外君命还有所不受呢,我们就没什么顾忌了,那两个混蛋,平常老实抓弄我们。”

    看那个三头愤恨的表情,看来他应该被欺负得很狠啊平常。

    温晴弱弱道,“他们平常都对你们做什么了。”

    温晴本来是想着,反正你们平常一天到晚都是醉醺醺的,你们能记住什么?到时候就直接说,你们记不住的,那能作数吗?

    没想到这三个家伙开始七嘴八舌的数落了叶沉还有莫海两人对他们干的“好事”,说了一大堆。

    温晴感到非常的无语,难道他们的记忆力都是会自动筛选的吗?那些对他们不好的就能记住,那些对他们好的事,他们就都忘了。

    最后还是温晴打断了他们,这样下去就真的太浪费时间了,她没有多少时间了。

    “他们固然可恶,但是我觉得并不着急收拾他们,他们就在这座山庄里,不会跑的,而且也根本跑不了,这点你们完全放心。”

    “我们现在被人包围了,有一支大军正在朝着我们山庄进发,想要对我们赶尽杀绝,现在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们谁都出不去。”

    “我让他们找你们来,就是想请你们一起帮忙抵抗那支大军的。”

    “既然叶沉没有跟你们说清楚,那我现在以我个人名义,请你们帮帮我们。”

    大头道,“帮你?为什么?我们跟你很熟吗?”

    温晴道,“帮我也是帮你们,现在那支大军正在朝着我们进发,他们的目标就是我们山庄里的所有人。”

    大头笑道,“可是我并不是你们山庄的人啊。”

    温晴道,“你跟他们说去,他们会相信吗?”

    大头想了想道,“那我们也不怕,我们可以跑。你说这里是山庄是吧,那就是有很多山了?”

    温晴道,“这个自然,这儿到处都是山脉。”

    大头哈哈大笑道,“一点也不夸张的跟你说,在山里,没有人能够抓住我们,任何人都抓不了。”

    温晴叹了一口气道,“当然,我们也不是白白让你们帮忙的,你们帮了我们,我们自然有好东西给你们奉上。”

    大头满不在乎道,“什么好处?你看我们这个样子,像是那种很世俗的人吗?”

    温晴道,“你们或许不世俗,或许不喜欢金银珠宝,但是你们不能不喜欢一种东西,你们更没有理由拒绝一种东西。”

    大头还是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但还是问道,“什么东西?”

    温晴道,“当然是美酒。”

    “作为一个爱喝酒的人,拒绝美酒,那是一种罪过。你们觉得呢?”

    大头哼了一声,“你看我们像是缺酒的人吗?”

    温晴笑道,“你们当然不缺酒,但是你们缺美酒佳酿,这儿有买了几十年的珍藏好酒家酿,想必不用我说,你们都可以闻得到吧,你们绝对没有喝过那样美味的美酒。”

    “而且我敢保证,那种美味的酒,只有我们山庄才有。你们难道就不想尝尝吗?”

    “让我来给你们形容形容那种酒,我们埋酒的酒窖上方,有一块菜地,我们在那菜地上种了菜,那菜摘下来炒的时候,居然有浓浓的酒香味。”

    “酒窖子里,我们进去都得蒙着鼻子,为什么?因为太香了,你要是不捂住鼻子,你在里面待一会,酒没喝,你都得醉了。”

    “酒坛子封泥开启的那一刹那,那更加的不得了,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浓郁的酒香,到底有多香呢?就连天上飞过的鸟都醉的直接摔落下来…”

    那三人听得云里雾里,好像已经有些迷糊了,犹如在梦幻里。

    嘴角甚至还流起了哈喇子。

    温晴轻咳一声,三人才回过神来,擦了擦哈喇子,眼里都是光。

    大头道,“你肯定是胡说,就连皇宫里进贡的御酒我们都喝过,都没你说的那么神,难道你们这儿的酒比御酒还好喝?”

    温晴道,“老实说,两者哪一种更好喝我不知道,因为我自己也没喝过,也就没有对比,是吧,但是,我敢保证你们绝对没喝过我们山庄的酒,酒喝多了,香不香,美不美味其实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因为你想要获得根本不难,难的是什么?难的是新鲜,你几乎喝遍了天底下几乎叫的出名的酒,想要再喝到另一种没喝过的酒,那是何等的难?”

    “我一个不喝酒的人都知道,你们不可能不知道吧。”

    三人不停地咽口水,显然是心动了。

    大头仍嘴硬道,“我不信,除非你先拿一点给我们尝尝。”

    温晴摇了摇头道,“不可能,除非你们帮了我们,那个酒窖的酒就全部都送给你们,不用你们拿,我亲自派人帮你们送回豫章王府上。”

    大头道,“如果你骗了我们呢?”

    温晴道,“骗你们?山庄里有没有酒香你们闻不出来吗?喝了那么多年的酒,如果连这个都闻不出来,那么你们也不配喝这种酒。”

    大头道,“你这么跟我们说,你不怕我们不帮你们忙,然后自己偷偷去找吗?”

    温晴道,“怕什么?你们找不到那些酒在哪的,而且我们在酒窖装了机关,如果我们愿意,我们想那么做,我们可以不用现身,就将酒窖给毁了,酒窖的地面上都是沙土,酒只要流到沙土里,会全部被沙土吸收,一滴不剩,渣都没有。”

    三人愤愤道,“你们不可以这样,怎么可以糟蹋美酒呢?”

    温晴叹气道,“那有什么办法呢?是吧,我们山庄都快没了,还留着那些酒干什么?难道留给那些人?留给他们开庆功宴吗?不可能的。”

    大头砸吧了两下嘴,“谁说要留给他们了?留给我们也行啊!”

    温晴鄙夷的哼了一声道,“哼,你做梦!!”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2510/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