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那个前提却是,一切仇人都去了他们该去的地方。

    否则,她怕前生那个孩子不得安息,更怕今生这个孩子也会遭到毒手。

    但是秦怀玉又分明知道,顾明渊是喜欢孩子的,他的希冀自己看得到。

    可至少现在,她还没有做好当一个母亲的准备,所以只能偷偷地服用避子药。

    然而同为张成林的徒弟,他的医术甚至比自己更好。

    这件事到底能瞒多久,秦怀玉也不知道。

    但愿苍天眷顾,可以让她在顾明渊发现之前,将仇人解决,然后悄无声息的停了药吧。

    秦怀玉想的出神,连顾明渊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直到身后传来一声咳嗽,秦怀玉才骤然哆嗦了一下,她连忙拿毛巾去胡乱擦了一把脸,这才回身笑道:“你怎么进来也没有脚步声?”

    秦怀玉那一闪而过的苍白和慌乱,顾明渊并没有错过。

    先前那些喜悦突然间烟消云散,顾明渊那一瞬间只觉得心中发紧。

    又来了。

    每次他都觉得自己要走进秦怀玉内心的时候,便会有一层无形的阻隔,将他排除在外。

    那是她心中被掩藏起来的一块地方,而他并不知道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除非她告诉自己。

    顾明渊承认自己有耐心去等待,但每次看到她这个样子,心中总忍不住有些心疼。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才能让她会是这样的状态?

    仿佛脆弱的一击即碎,却又蕴含着巨大的能量,爆发出来的时候,足以摧毁一切。

    自然,那个一切,也包括她自己。

    顾明渊压下心中的想法,径自走过去,接了毛巾替她将脸颊的水擦去,温声笑道:“怎么脸都不会洗了?是本王走路太轻了,吓到你了么?”

    男人靠近的时候,身上的味道让秦怀玉几乎是瞬间安心下来。

    他温暖的指腹划过她的脸颊,让她的心也额跟着一颤,继而笑道:“不曾,只是突然没反应过来罢了。”

    她乖顺的任由顾明渊替自己擦拭了脸,近乎撒娇似的道:“有王爷在,妾身便是什么都不会,也是不怕的。”

    这话格外的娇软,让顾明渊也跟着笑了一笑,宠溺道:“王妃都这样说了,那今夜本王便伺候你一回吧。”

    他说着,拿帕子浸湿,又抓住她的手指,替她细致的擦了,复又将人推到铜镜前,笑道:“本王替你梳头。”

    她的头发格外柔软,丝毫不像这个人表现出来的性格,顾明渊抓了一把头发,拿梳子慢慢的梳着,不动声色的看着铜镜里那个女子。

    到底是怎样的心事,才能让她露出那样的表情呢?

    他无从得知,却又十分想知道。

    但顾明渊知道,这事急不得。

    因此顾明渊只是转移话题道:“说起来,今年是咱们共度的第一个除夕呢,城中不得清净,届时本王带你去温泉别院可好?”

    他记得先前秦怀玉很喜欢那里,远离了世俗喧嚣,倒真的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闻言,秦怀玉眼中一亮,刚想应承下,却又笑着摇头道:“王爷这是说笑呢?且不说咱们除夕夜里子时过半才能到家,初一上午又得进宫拜年,哪里得空闲去别院,怕是还不够来回折腾的呢。”

    顾明渊自然没有错过她那一闪而过的欢喜,梳头的动作一顿,手指捏了捏她软嫩的脸,轻笑道:“怎么,不相信本王?”

    被猝不及防吃了豆腐,秦怀玉一时有些愣住,顾明渊见她这模样可爱,忍不住又捏了一下,这才在对方不满的表情中,心满意足的笑道:“放心好了,初一本王不必进宫拜年——我跟谁拜?”

    皇帝初一是要去太庙的,至于后宫的嫔妃们,谁也配不上他那一拜。

    秦怀玉这才反应过来,一时有些心疼,因道:“那,咱们就去庄子里待两日吧?”

    方才那一瞬间,她看到了顾明渊眼中的黯然。

    也是,自出生便未曾见过生母,这么多年,别的皇子们都能进宫在母妃身边承欢膝下,唯有顾明渊,却无人可承欢。

    皇帝自然是父亲,但他却先是君主,故而大多时候,哪怕皇帝再疼爱他,也终归是礼数大于其他的。

    更何况,皇帝连对皇后的感情,也是在她死之后才慢慢意识到的,他一生不知如何才是正确的爱人。连发妻尚且如此,又何况儿子?

    见秦怀玉眸子里的心疼,顾明渊不由得失笑。

    他并非难过,只是觉得可笑罢了。

    只是此时见到她这心疼的模样,却又觉得十分的欢喜,因顺势道:“也好,咱们正好可以待到初五,也可免了那些俗物干扰。”

    等到初六的时候,便要大朝会了,届时便是顾明渊还想在那儿待,也是不能的了。

    二人就此说定,秦怀玉也来了兴致,夜里睡觉的时候,还忍不住跟顾明渊道:“明日里得先吩咐锦书她们备好东西,上次咱们去的时候,准备的就有些仓促。”

    何况这次过去正是初一,少不得要打赏庄子里下人的,再加上过年的瓜果点心肉类,一并也都得让人带齐了。

    庄子里野味多些,其他却是不如城中的。

    顾明渊先前只是想哄她开心,谁知小妻子却是开心的睡不着了,他顿时一个翻身,将人钳制住,带着几分纵容的笑意道:“好,那些事情都明日再说。我且问你,现下可是不困?”

    男人居高临下的模样,让秦怀玉脸上瞬间升腾起云霞来,她推了一下没有推动,顿时就有些不大好意思,因嗔道:“唔,现在困了!”

    顾明渊眼睛里的情绪太过明显,她再熟悉不过,现在若是不睡,今夜都不必睡了。

    然而已经晚了。

    顾明渊长臂一伸,将想要逃走的小姑娘揽在了自己的怀中,低头吻住了她柔软的发:“不巧,本王不困了。”

    窗外风声呼啸,遮盖住了室内的动静,只是那断断续续的呜咽声,却是能够依稀听到,被风一吹,便尽数散去了。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2288/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