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扣头

小说:第一娇 作者:苹果小姐 我要报错
    福公公一眼看见皇上,差点一口笑喷出来。

    用了好大的力气,快把自己憋出内伤,福公公才一脸平静的扶了皇上。

    相比较福公公的平静,车夫就……

    一眼看到皇上,尤其是皇上顶着杀马特造型的同时,怀里还抱着一口大铜锅……

    车夫惊得手头一个失了准头,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原本平稳前进的马车,忽的极速狂奔。

    突然意识到马车在狂奔,后知后觉顿了好几个眨眼的功夫,车夫猛地一拉缰绳。

    马车又突然停下。

    而这个时候,皇上早就下了马车,钻进自己的车里了。

    可怜皇后和慧妃……

    马车一个急冲一个急停,惯性作用,两人在车里被摔得七荤八素。

    好在醉酒的够厉害,没什么疼痛感。

    千万战地的队伍,继续照常前行。

    “朕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放着自己的马车不坐,跑来找她们两个神经病!”

    回到马车,将铜锅在面前一放,皇上愤怒的看着福公公。

    “昨天为什么不进来救朕!”

    福公公……

    一脸茫然的看着皇上,“啊?陛下说啥?老奴不懂。”

    皇上……

    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看着福公公,“不懂?不懂你怎么满嘴都是酒味?”

    福公公立刻赔罪,“陛下恕罪,老奴喝多了。”

    皇上……

    刁奴!

    “上肉!准备炭火!朕要油炒辣子锅底,还要桂花酿!”

    福公公……

    皇上抬脚朝着福公公一脚虚踢过去,“还不快去!”

    福公公垂着头,“陛下,肉有,炭火有,油炒辣子锅底有,桂花酿,没有。”

    “慧妃不是说她准备了五坛子吗?”

    福公公的头又低了低,身子向外挪了挪。

    “昨儿马车里,娘娘们和陛下一共用了四坛子,余下一坛子……落在马车外,打翻了。”

    “打翻了?”

    “老奴见酒坛子打翻了,慌忙捡起来,想着是掉了地上的,陛下和娘娘们必定是不用了,老奴就和车夫一起喝了。”

    皇上一双眼瞪着福公公,忽的扯嘴一笑,“你怎么知道,昨天夜里,朕和皇后她们,用了四坛子。”

    福公公……

    “老奴去准备肉!”

    留下一句话,飞快闪身,动作敏捷的,哪像一个老年人!

    皇上绷着脸兀自坐在车厢里,生了会儿闷气,很快便被困意将闷气赶走。

    不等福公公准备来肉,摇摇晃晃的马车里,皇上就呼噜噜的睡着了。

    一直守在马车外的福公公钻进车厢,小心翼翼替皇上盖好被子。

    “我还不知道你,吃什么肉,一日一宿的没睡,这一觉,能睡到天黑,等醒来,正好和娘娘们一起吃!”

    咕哝一句,给皇上盖的严严实实了,福公公退身出去。

    寒风凛冽,抵挡不住探亲大队的火热激情。

    这可是去西秦探望他们的将士啊!

    在别人的国土,庆祝自己的胜利,还有比这个更令人振奋的吗?

    有!

    他们苏世子,要生了!

    几个接生婆满面兴奋的挤坐在车厢里,议论着威武的苏世子生出的孩子,会不会从娘胎里带着一杆长矛出来!或者一张碎花楼姑娘的香帕。

    完全忽略一杆长矛或者一张香帕能不能存在于肚子里!

    不重要!

    不重要!

    重要的是,生的人是苏世子!

    探亲大队,一路鸡飞狗跳的朝着西秦狂奔而去。

    草长莺飞,时光流转。

    西秦战场。

    营帐中。

    苏清捧着她九个月大的肚子,一脸惆怅的接过福星递上来的热牛乳,一口喝完。

    邢副将吸了口气,看向苏清,“将军,要不然,今儿给他们双倍军饷?”

    今儿是大年夜。

    每逢佳节倍思亲。

    尤其这些出来征战的将士,沙场冲锋,他们说,没有后顾之忧,他们说,不惦记家里,他们说,不想家,兄弟们在哪那就是家……

    可每每提起家乡,提起老婆孩子,谁不是鼻根发酸。

    尤其是今夜这样的日子。

    家家户户守岁。

    他们在战场,守护山河国土的岁。

    岁月安好,是因为他们在守护!

    国泰民安,是因为他们在流血!

    地大物博,是因为他们在战斗!

    愿日日年年人长久,岁岁月月人平安。

    长久平安,靠的是这些嘴里说着不想家的热血男儿们!

    今年与往年,格外不同。

    围城之战,历时数月,虽然城中守城艰辛,可苏清知道,她的将士们,一样艰辛。

    早在今儿一早,苏清就发出号令,今儿年三十夜里,给大家伙一个惊喜!

    可什么惊喜,苏清还没想出来。

    早在之前,苏清就想,要不要请一些家眷代表来军营,可这个念想才冒头,就被扼杀了。

    什么叫家眷代表。

    谁能做代表!

    同为将士,一样的抛头颅洒热血,都是一样的平等!

    凭什么有的家眷就是代表有的就不能来呢!

    对于家眷来了的将士,这固然是个惊喜,可对于那些家眷没来的将士,无疑是心口插刀。

    太残忍!

    要么,都来!

    要么,都别来!

    都来那是不可能的,只能都别来了!

    可豪言壮语已经发出去了……

    苏清,福星,邢副将三个人聚头而坐,各自扣头。

    正琢磨,大头从外面急吼吼的奔进来,“将军,朝廷派来给您接生的队伍到了!”

    苏清这时候哪有功夫顾及这个,一摆手,“知道了,你去安顿吧,宋贺你比会人情世故些,让他去做!”

    大头领命,却没离开。

    苏清见他没走,皱了皱眉,“怎么,还有事?”

    大头就一脸闪亮的笑,“将军,来接生的人,身份有点特殊,怕是要您亲自去接!”

    福星立刻“我呸!什么身份,天王老子吗?让我们主子亲自去!告诉他,少摆臭架子,别以为我们主子离了他就生不了了!不想来,滚回去!大不了到时候我给将军接生!”

    苏清……

    邢副将……

    大头……

    看不出来,你除了会养鸡,还会接生?

    苏清抖了抖嘴角,朝福星肩头一拍,“冷静点。”

    福星看着苏清,“主子,别怕,到时候,我给你接生!”

    一脸火热的真诚!

    苏清……

    我倒是相信你,但是,我怕我孩子看到是你,会缩回去!

    毕竟,都有求生欲的!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2012/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