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厮认真记下菜名,转身离开雅间。

    萝卜能解药性,这个算是医理常识。

    骆秋溟听后颇为感慨,对我躬身谢过:“不愧是阁下,细致入微。在下替贱内谢过阁下。”

    有白宁兴在场,他不方便透露出我的身份来,但又对我行礼道谢,这让我感到非常别扭。

    而白宁兴没有听出一样来。刚才我在点菜点酒的时候,他就一脸钦佩,此时在旁鼓掌道:“哇,不愧是小娘子,连点菜都这么有讲究!小娘子一定走南闯北,阅历丰富,真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为什么主食只有三道呢?”

    我笑着伸手指向骆秋溟,“一。”

    白宁兴困惑:“一?”

    我指向厉天,“二。”再指向我自己,“三。所以,没有你的份吖。”

    白宁兴愣了愣,连忙站起来冲出雅间,对着远去的小厮喊道:“等等我,我还没点菜呢!”

    他的声音越来越远。

    我抬脚一踹,将雅间的门关上。

    等这烦人的家伙终于离开,厉天一脸嫌弃地问我:“你是在给我们点吗?我不吃甜的,那太后饼听名字就是甜的。你在点菜的时候,应该先问问别人有没有忌口,万一我不吃荤的,秋溟不吃素的。你能怎么办?”

    厉天还算给面子,等白宁兴离开后才开始怼我。

    对杠精就不能心慈手软,要花力气杠回去。

    我微笑:“没事,我都吃。你不能吃那别吃了。”

    厉天:“……”

    果然,我这么一回嘴,让他无话可说。

    骆秋溟观察着我们,没有插嘴。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厉天问:“秋溟昨天就说有人要见我,想来,这个就是你吧?”

    “对。”

    厉天直接说道:“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看看成不成,如果不成,我就不答应。”

    这个家伙……

    我有思考过如何对付厉天这样的存在,但思前想后,觉得除了比他更杠之外,并没有什么好的方法。

    他做事一板一眼的,只要他信奉的东西,就会彻底贯彻下去。不仅仅对他自己,对他周围的每一个人都会如此。

    这一点从他反复提醒我交税就能看出来了。

    他这样的性格,就算我真的谄媚,或者找到突破口让他信服,也不见得就能真的服我。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跟他绕弯了。

    我霸气地说:“我要你拥护我,成为我的势力,为我效忠!”

    “噗……”骆秋溟给自己倒了杯茶,听到这个给喷了出来,“如此直接?”

    “什么?”厉天表情扭曲,“你居然想让我为你效忠?凭什么?就凭你公主身份?”

    我站起来,抬脚踩在桌子上,就像个土匪似的:“你开个条件吧,只要我能做到,你就得服我。”

    “凭什么?”他也站起来,学着我的样子,伸脚踩在桌上,问,“我当我五品户部执事挺好的,朝堂上可没人敢动我,为什么要来效忠你?”

    “因为你是热血青年啊!少年是有潜力的青年,可他们毕竟稚嫩无脑。可你不一样,你是有见识,有理想,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的人!”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1644/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