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番话我花费了很长时间说完,可意思却很坚定,并试图让她相信。

    虽然我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她满意,但可以肯定,只要她能相信,哪怕里面带着犹豫,我接下来的处境就会好上很多。

    我不奢求他们能为此将我放了,我只希望拖延时间之后,我能再次恢复身体的状况。

    尤其是眼睛的模糊,更是让我担心他们是不是已经对我下手了,才导致我这样的,所以说完之后,我就尽可能的去感受她的情绪变化。

    结果没想到,这女人不但再次被我预料中,而且还问出了关键,让我不由再次冷笑。

    “她想要什么?还有,你们的交易是什么时候的事?”

    “之前我放她离开的时候,当时我没有刻意说明这点,但后来她再次找我的时候,并问我之前的承诺还算不算数,我就直接给了她回应,结果她听完之后,就答应了我的交易!”面对这女人的疑惑,我再次开口解释。

    虽然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继续相信,但我却没想到她竟跟着对我反驳。

    “安冉会轻易的相信你?我怎么感觉你还有事情隐瞒我?”

    这女人的反驳让我有些意外,尤其是这疑惑,更让我明白她绝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好骗。

    虽然我一时间没想到什么回答的言语,但碍于安冉后来的消息,以及现在的突然出现,我就直接把她跟之前的灰色产业扯上了关系。

    “我承诺她王亦落败之后,支持她在落安的灰色产业,而且我为了让她相信,我就把秦阳昊失踪的事说了出来,并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我所为,她之所以后来相信,应该就是明白了我的实力。”

    “毕竟我有实力弄走秦阳昊,就有能力扳倒王亦,所以她想要实现目的,就必定要通过我的帮助,否则别说是她,就算是安家来了,也不一定能支持她的野心和目的,所以她只要不想寄人篱下,就一定不会轻易背叛我!”

    听到我的解释,对面的女人不但继续惊讶,而且还跟着分析我我话里的意思。

    虽然我不知道她能听懂多少,但想到这件事已经人尽皆知,我就只能用这样的理由解释。

    毕竟秦阳昊的消失的确跟我有关,所以这个消息无论是王亦还是周阳,听到之后必然会认真考虑。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也同样清楚,安冉的目的就是接手落安的一切。

    所以只要我继续坚持这点,就算是被怀疑,一时间他们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只是没想到,对面的女人似乎不满足我的解释,不但跟着怀疑,而且还继续对我试探。

    “我能理解你们的交易,可闻队那边现在很危机,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联系一下安冉,并询问一下她的计划?如果能确定你刚刚所说的,那么闻队那边的压力也会小上很多。”

    这女人的继续试探让我没想到,可我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立刻假装不舒服。

    “咳咳……”

    我努力的让自己表现难受,并再次释然对方的反应。

    毕竟我不可能真的给安冉打电话,就算他们找到了安冉的联系方式,我也不可能跟她对峙,因为一大对峙,我就露馅了,所以为了继续拖延时间,我就只能尝试转移话题。

    结果没想到,这女人比我想像的有耐心,看到我不舒服,她立刻就开口关心。

    “陈安,你这是什么了,是不是感觉又舒服了?用不用再喝点水?”

    听到这话,我刚想摇头,可没想到跟着我胸口真的传来一阵剧痛,让我不得不再次朝她点头,并低声开口。

    “一点点!”

    听到我的话,对面的女人再次起身,并给我喂水。

    虽然我不知道她给我喝的是什么,但这一次有了刚刚的经验,她没敢喂太多,只是稍微让我喝几口,就停止了这举动。

    我不知道我刚刚喝的到底是什么,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喝完几口之后,我的疼痛竟真的开始减轻,这让我不由开始怀疑她给我喝的应该不是谁,而是某种能镇痛的药物。

    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什么副作用,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立刻试探眼睛的状况,结果当我感觉这眼神还跟刚刚一样模糊,我就跟着放心下来。

    因为这东西只要不是带有副作用,短暂的压制我还能接受,所以我就立刻跟着开口。

    “好一点了。”

    听到我的回答,女人放下勺子,并再次开口问我刚刚的事。

    虽然我没想到她会这么执着,但碍于今天必须要给她一个理由,我就立刻想出一个折中办法,并让她继续怀疑。

    “我联系不上她,因为我们只是交易,并不是合作,所以我能看的就只有结果,不过以我对她的了解,接下来她不会再出什么意外,当然,你们也要密切关注她的动向,一旦有什么不对劲,该采取手段还是要采取的,千万不可大意!”

    我这话说的棱模两可,一来是回应她的要求,二来则是再次模糊刚刚的判断,并间接告诉她,外面的事我控制不了,尤其是安冉,所以就让她不要再对我询问了。

    虽然我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这话的意思,但想到只要她不准备现在跟我闹翻,就一定不会再继续追问。

    毕竟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所以就算再问,我也一样会回答不知道。

    结果没想到,这女人不但跟我预料的没有追问,而且还直接放弃所有询问,并再次对我关心。

    “好,既然这样,那等会儿我就找闻队汇报一下情况,你有没有感觉好点?要不然再喝点水吧,我刚刚这样能减轻你的痛苦,接下来再喝一点,应该就可以坚持到救援的到来了。”

    我很意外这女人的放弃,可跟着听到喝水,我就没有反驳。

    毕竟这水可以压制我身上的痛苦,我就点点头答应下来,并如她所愿。

    可没想到,这一次我喝完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我再次感觉一阵不舒服,跟着就袭来一阵眩晕,并有再次昏迷的趋势。

    虽然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但碍于我的意识逐渐消失,我立刻就明白自己再次中招,并会再次陷入跟之前一样的昏迷。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在我即将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另一个熟悉但却模糊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并让我瞬间震惊。

    “放开他吧,他已经没意识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可以走了。”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1413/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