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一个极轻的声音从翻涌的鬼幽之气当中传出,充满了疑惑,也让下方的五个人,动作同时一顿!

    半空当中的青灰色气旋,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了一层不算太厚的鬼幽之气在浮动着,翻滚着,逐渐地形成了一个漩涡。

    漩涡越来越来,紧跟着就那旋涡中缓缓落下。

    来人面如冠玉,丰神俊朗,颌下三缕长须飘飘,峨冠博带,正是许久不见的丰都大帝!

    丰都大帝从鬼幽之气所形成的云层当中落下,也看到了在场的几个人,不禁一愣:“几位这是……”

    这个“几位”自然不包括白玉沉,说起白玉沉,和丰都大帝,可以说是不共戴天,冤家对头!

    毕竟白玉沉囚禁了丰都大帝二百多年,也掌控了鬼界二百多年!所以,丰都大帝打招呼的对象,只有沈衣雪,历劫和轩辕昰三人。

    对于夏氏,他也只是感觉有些古怪,因此多看了两眼而已。

    看到丰都大帝出现,沈衣雪的心里也不禁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疑惑;她费尽心思地想要为化雪禅衣上这些真魂开辟出一条通道通往鬼界,结果通道没成,竟然将鬼界之主给招了来?

    半空当中也没见通道出口,他是怎么出来的?

    不过,眼下最为重要的,还是这些真魂!

    沈衣雪也就顾不得同对方寒暄客套,朝着丰都大帝招手:“这里!”

    丰都大帝这才注意到沈衣雪那一身密密麻麻的七彩光球中,竟然是数不清的真魂,也不禁变了脸色:“天魔女,这是……怎么回事?”

    沈衣雪道:“这些真魂,被困在此极乐间多年,需要你妥当安置!”

    丰都大帝一愣:“什么极乐间,这里分明是鬼界!”

    “鬼界?”

    她和粉蝶儿的真魂,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想要开辟通往鬼界的通道都没有开辟出来,怎么就突然成了鬼界?

    不但沈衣雪糊涂了,就连白玉沉,轩辕昰和历劫三人也是一头雾水!

    这个地方,天机门经营了近二百年,每一个用到的真魂都是白玉沉从鬼界挑选了带过来的,倘若这里是鬼界,哪里还用得着大费周章?

    轩辕昰甚至还特意重新打量了一番四条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街道,虽然说遇到蛇女的金屋已经被他或者沈衣雪摧毁,可那四座牌坊仍在,怎么就突然成了鬼界?不应该是什么极乐间么?

    历劫也是一楞:倘若这里是鬼界,之前他怎么会感应不到沈衣雪的气息?他明明记得,自己是开辟了通道,去过鬼界的,只是没有同眼前的丰都大帝打招呼而已。

    沈衣雪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忍不住又问:“你说,这里是……鬼界?”

    丰都大帝不知道他一句话竟然引起几个人如此大的反应,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有什么问题么?”

    沈衣雪道:“你凭什么断定这个地方是鬼界?”

    “我本来在丰都城,突然感觉到这个方向的鬼幽之气发生了剧烈变化,赶过来查看。”丰都大帝道,“一路驭气而来,又没有开辟通道,难道还能离开鬼界不成?”

    这种事情上,丰都大帝还没有说假话的必要。

    沈衣雪皱眉道;“可是,方才我明明……”

    她明明是要开辟通道,将化雪禅衣上的这些真魂送往鬼界的,可通道的入口却迟迟不出现。

    难道说,她误打误撞,通道没有开辟出来,反而将极乐间与鬼界连通到了一处?就好像当初神魔二界合并到一处,最终成为天界一样?

    如果这样,那她迟迟无法开辟通道的事情,反倒容易解释了。

    就好像之前在长岭腹地,雪暮寒所在的准提峰上,历劫想要开辟通往修真界的通道一样,因为在那个地方,修真界的空间已经与人界的空间合并到了一起,所以根本就无法开辟出通道来。

    如今,此刻,她无意当中将极乐间与鬼界连通到了一起,所以,不管怎么费尽,也是无法再开辟出通往鬼界的通道来。因为,她此刻本身就算是身处鬼界!

    神界与魔界,人界与修真界,如今的鬼界与极乐间,域界合并,六界,还能够称之为六界么?

    妖界分散与其他五大域界当中,所以实际上真实存在的域界,也就只有五个,加上新开辟出来的极乐间才六个,如今这一合并,算来算去,竟然只剩下了……三个?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沈衣雪自己都吓了一跳。电光火石之间,脑海当中似乎有个念头一闪,却又稍纵即逝!

    抓不住她也就暂时放弃,指了指身上的七彩光球:“鬼界还是极乐间的问题稍候再说,现在,你是否可以先行安顿了这些真魂?”

    自从白玉沉离开,丰都大帝重新掌控鬼界,到现在也没有太长时间,鬼界的一切都是百废待兴,否则也不至于一有点风吹草动,丰都大帝就亲自出马。

    如今鬼界真魂少,鬼修更少,丰都大帝正需要更多的真魂来补充,然而又不能直接越界去抓,此刻沈衣雪将这些真魂交给他,可以说是雪中送炭了一般。

    不过毕竟是多年的老狐狸,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对于沈衣雪的举动,即使是心存感激,也只是淡淡拱手示意。

    丰都大帝两个宽大的袍袖无风自动,突然之前鼓起,从中散发出一层柔和的青色光芒来,正落在沈衣雪的化雪禅衣上。

    沈衣雪低头,朝着附着在她身上的那些七彩光球柔声道:“去吧,早日轮回,有些痛苦,能忘记,就不要再记得。”

    虽然说,这个地方叫做极乐间,极致欢乐,只可惜这“欢乐”,却是建立在她们这些无辜真魂的痛苦之上。

    这样的不堪的记忆,自然是早早忘记更好。

    然后,重新轮回,开始新的人生。

    那些七彩光球中的真魂听懂了她的话,也感觉到了丰都大帝带着威严的善意,一个个缓缓离开化雪禅衣,朝着丰都大帝的袍袖当中飘了过去。

    “你们都当我是死的么?”

    眼见那些真魂归入丰都大帝的袍袖当中,白玉沉终于沉不住气,怒吼一声,青黑色的鬼雾张牙舞爪地就朝着那些真魂抓了过来!

    此刻,沈衣雪已经撤去了护住那些真魂的七彩混沌之气,这些真魂也就再次恢复了人形,眼见鬼雾袭来,顿时如同被狂风吹散一般偏离了方向!

    沈衣雪手腕一翻,伽蓝冰魄针爆出一阵七彩光芒,裹挟着冰雪寒意就朝着那一道鬼雾刺了过去!

    这些真魂,不容许再有任何闪失!

    与此同时,轩辕昰手中的战天剑也动了,历劫双掌见的佛修真气凝聚成金色大刀,朝着白玉沉身上就砍了过去!

    他们的想法,和沈衣雪一样,那就是,不能再让白玉沉带走,或者吞噬一个真魂!

    白玉沉顿时陷入三方夹击当中,手中的罗天盘再次暴涨,如同盾牌一样将他完全护住。历劫的金色大刀,轩辕昰的战天剑,沈衣雪的伽蓝冰魄针,顿时先后砸到了罗天盘上,发出一阵金铁交鸣之声!

    罗天盘剧震,四周的空气顿时浮现出一圈肉眼可见的如水波纹,朝着四周荡漾了开去!

    沈衣雪的混沌之气,历劫的佛修真气,战天剑上的仁圣之力,单单只是一个,都足以让白玉沉头疼不已,如今三人联手,就更是就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功!

    历劫还好,沈衣雪和轩辕昰,决计不肯放过白玉沉的,眼见对方节节败退,两个人心有灵犀一般,步步紧逼!

    白玉沉一退再退,退无可退,罗天盘完全成了盾牌,铮铮的金铁交鸣之声不断响起,不多时罗天盘上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痕!

    一道裂痕,就打乱上面的纹路,改变鬼雾流动的轨迹,进而影响上面的阵法|功效。

    虽然只有头颅和肩膀是血肉之躯,白玉沉却仍然有种全身冷汗直冒的感觉。他心中慌乱,眼角余光瞥见了夏氏。自从丰都大帝出现之后,她就一直处于呆滞状态,一动不动。

    夏氏的情况,白玉沉自然心中有数,不过此时此刻,却是少不得要丢卒保车了。

    他再退两步,扭头朝着夏氏的方向吼道:“老虔婆,发什么楞,杀了他们!”

    白玉沉知道轩辕昰和战天剑对于夏氏的特别,因此又朝着历劫和沈衣雪一指,补充了几个字:“这一对奸夫淫|妇!”

    “奸夫淫|妇”这四个字,大大刺|激了夏氏,她狂吼一声,猛地跳起来,朝着沈衣雪的方向就猛扑了过来!

    历劫和轩辕昰,自然不能让夏氏伤害沈衣雪,几乎同时转身,迎上了夏氏。

    对付沈衣雪一个,就相当于牵制住了三个!

    白玉沉再次看了被轩辕昰和历劫一左一右护起来的沈衣雪,心情突然莫名有一丝复杂,不过随即就化为一丝决然,手中的罗天盘瞬间缩小,再次化作巴掌大小。

    青黑色的鬼雾灌注其中,上面繁复的纹路当中,似有粘稠的青黑色液体开始流转,最终汇聚在稍微凹陷的中央。

    紧跟着,一道青黑色的光芒从罗天盘的中央射出,正是朝着沈衣雪的方向!

    轩辕昰和历劫对视一眼,轩辕昰手中的战天剑一转,将张牙舞爪的夏氏一下就拍飞了出去!

    同时,历劫双手结印,金色的佛修真气凝聚成盾,瞬间护住三人!

    青黑色的光芒落到金色的光盾上,顿时朝着白玉沉的方向折射过去,白玉沉桀桀怪笑,道了“多谢”,胸口之下青黑色雾气翻腾,身子一转,竟是直朝着那到青黑色光芒折射之后的方向追了过去!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1003/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