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与华夏相隔万里的澳洲西部,嘈杂了一天的钢牛谷矿区,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除了风经过留下的细碎声音。

    一座光秃秃的山崖上,空间一阵扭曲,一身深蓝色松散道袍的曹易出现,打量了一阵漆黑一片的山谷后,迈出一步,如同缩地成寸一样出现在坚硬的地表上,没有动用任何法力,直接融入了大地之中,然后无视阻隔,不断前进,不断收割金锐之气。

    一片一片原本坚硬的矿石,如同进入了暮年的人一样,变得衰朽不堪。

    10多分钟后,这个储量以亿吨计的铁矿除了表面上一层,成了历史。

    被一层层恐怖的金锐之气包裹的曹易,回到山崖之上。

    低眉望去,钢牛谷的地面正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下沉,三四天之内不会有太大的异常。

    曹易没有多做停留,几分钟之后,来到一座规模同样非常大的铅矿前。

    铅矿还没被发现的缘故,这里方圆几十甚至上百公里之内,一个人都没有。

    曹易直接进入地下,收取金锐之气。

    相比铁矿,铅矿的金锐之气少了一些,但蚊子再小也是肉。

    曹易花了一半于之前的时间,完成收割。

    半分钟后出现在一座史诗级铝土矿前。

    “不愧是世界最大的铝土出口国”

    哪怕见多识广的曹易,也发出了感慨。

    几分钟之后,曹易带着又强大了不少的金锐之气离开了这里。

    连收了三个不同种类的大矿,差不多摸清了状况的曹易,加快了速度。

    不到两个小时,收了200多座小矿。

    曹易身上的精锐之气已经强大到压制不住的地步。

    没办法,曹易只好将部分金锐之气转移到永生之门储物区之中。

    考虑到一个人太慢,曹易将分身,一缕神识控制的耶律质古,神物法宝全部派了出去。

    然后继续收集金锐之气。

    一连三天,数千公里之内,到处可以看到忙碌的模糊光影。

    第4天,第一缕阳光出现在东边天际的时候,曹易顶着一张疲惫的脸,从最后一座矿里走了出来。

    踏上修炼之路以来,他还是第1次这么累。

    “出来”

    曹易轻语。

    大乘期修士气海凭空出现在半空之中。

    曹易盘膝坐下,吸收灵气,恢复体力。

    一天之后,体力恢复了两成。

    想起雷云腾今天会离开,曹易起身,朝钢牛谷走了过去。

    脚下如同缩地成寸一样,两边景物不停的倒退。

    没多久,曹易来到钢牛谷。

    雷云腾正在一座直升机旁边等待着。

    直升机螺旋桨搅出来的风很大,弄的沙尘飞扬。

    雷云腾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才看清曹易。

    松了口气道:“道长,你老总算来了!”

    “抱歉,有事耽搁了。”

    曹易笑着道歉。

    “本来还打算临行前请道长吃一顿饭,时间来不及了。”

    雷云腾惋惜道。

    曹易正要说话。

    “雷”

    一个呐喊声传来。

    曹易扭头看去。

    一辆霸气十足的越野车从钢牛谷里冲了出来。

    一个西装革履,满面红光的大胖子白人站在车上挥手。

    “他就是莱夫·帕尔默”

    雷云腾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距离不远,越野车的速度很快。

    没多久,就来到了近前。

    莱夫·帕尔默打开车门下来,大步走到雷云腾面前,伸出多毛的大手,脸上带着责怪:“雷,你怎么不跟我打个招呼就走了,你们华夏人不是最重视礼节的嘛?”

    雷云腾心中骂娘,脸上却是社交表情:“看你正和塔塔钢铁公司的人聊的高兴,不好打扰你。”

    “抱歉,错怪你了”

    莱夫·帕尔默脸上的责怪瞬间切换成了惭愧。

    变色龙见了都要甘拜下风。

    雷云腾笑笑,没有说话。

    “这位穿着奇怪的先生是?”

    莱夫·帕尔默注意到了曹易。

    “他是我朋友,一个道士,类似你们这里的传教士。”

    雷云腾解释。

    莱夫·帕尔默恍然道:“难怪看着眼熟,我曾经在青岛呆过一段时间,见过穿这种特殊服饰的宗教人士。”

    “你好,道士先生”

    他用不伦不类的称呼打招呼

    “你好”

    曹易淡淡回了一句。

    莱夫·帕尔默对曹易兴趣不大,目光又转移到了雷云腾身上:“雷,我还有一座铅矿,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会少收一些特许使用费。”

    考虑尼玛!

    雷云腾强忍着一巴掌呼死莱夫·帕尔默,摇头拒绝:“不用了,我已经有了新的项目。”

    莱夫·帕尔默依旧不放弃,“雷,你知道的,我名下的矿产很多,一两座不收特许使用费问题也不大。”

    “真的不用了”

    雷云腾再次拒绝。

    这几天,他已经调查清楚莱夫·帕尔默了,莱夫·帕尔默的财务早就出问题了,要不是靠着拆东墙,补西墙,耍手段欺骗投资者,早就破产了。

    “雷,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谣言,那都是我的竞争对手在诽谤我”

    莱夫·帕尔默反应了过来,神情激动的解释。

    雷云腾皱眉道:“莱夫,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诚信。”

    莱夫·帕尔默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你在质疑我的诚信?”

    雷云腾懒得再搭理他,看向曹易:“道长,我先走了,回国再联系。”

    曹易笑着点点头。

    雷云腾走到直升机跟前,钻了进去。

    直升机在飞行员的操纵下,飞上了天空。

    “Fuck  ,Fuck  ……”

    莱夫·帕尔默对着天空破口大骂,毫无上流社会的修养。

    “哎,别骂了,回头看看钢牛谷”

    曹易提醒。

    莱夫·帕尔默扭头,钢牛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塌陷。

    “上帝,发生了什么?”

    他满脸的难以置信。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他立刻掏出电话接听。

    电话那头的人告诉他,某某铅矿塌了。

    好消息是,没到上班时间,没有人死亡。

    他刚挂掉,又一个电话。

    也是坏消息。

    接下来的十分钟内,他名下大小上百个矿都完蛋了。

    好消息都是没有人死亡。

    莱夫·帕尔默气的砸烂卫星手机,大吼大叫了起来。

    他不在乎死了多少人,大不了赔钱,他在乎的是他的矿,他的钱。

    没有了钱,他的女人,别墅,跑车,游艇,私人飞机,别墅,全都会成为别人的。

    噗通,他早就被掏空了的肥大身体倒在了地上。

    莱夫·帕尔默,卒。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0961/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