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叶天却没有因此有欣喜之色,因为这里不光没有宁素心叔叔的身影,包括那个内应孙福禄在内,也不再这被俘的十九名元婴期修士当中。

    霎时间,叶天恍然大悟,所有思绪立刻通畅,想明白了这姜玉坤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这姜玉坤嘴上说着只是抢夺天剑门弟子在秘境中的收获,实际上却是以此为由,尽数将天剑门弟子全部控制在手上,以此来给叶天身后那三人争夺寻找小天地压胜物以及进入秘境内围核心修改入口法阵的时间和机会。

    天剑门弟子对姜玉坤的行为即是再去愤恨,但双方毕竟是不同宗门之人,两方相斗之时,姜玉坤也不曾下死手。故而他们也就不会,即便被俘,也就是自身技不如人被俘了,不会去玩命挣扎。

    至多也只是收益被夺,出去后,姜玉坤就算是三环金刀门弟子,依旧要把夺走的东西全部留下。

    如此想来,这姜玉坤真是打得一手的好算盘!

    先以法宝恒古玉佩召出里面上古仙人的侍剑遗魂提高修为,再利用秘境先天制压,配合束灵傀儡,也不需要完全打败对手,只要成功以束灵傀儡的束神缚神通将其控制住即可。

    至于还没有抓到的宁素心叔叔等修士,有内应孙福禄在,迟早也会将其引到姜玉坤跟前。

    这恐怕也是姜玉坤不断激怒李鹏、罗素他们的真正原因。

    李鹏、罗素两人早已被姜玉坤那辱人的言语挑拨得有些理智丧失,李鹏更是压不下心中怒气,驭剑而起,长剑剑芒四射,不打算再丝毫留手压制自己修为!

    这姜玉坤凭借着法宝之利,三人丝毫讨不到便宜,反倒被这小子弄得灰头土脸,这番即便是拼着有反噬或者是引来四周的妖兽的危险,也要尽快料理此人。

    “果然不愧为元婴期的剑修,李鹏,你这般出手,就不怕引得附近妖兽过来,本少爷倒是无所谓,待引来妖兽,我自是能够安然脱身。但就不知,这些被俘的天剑门弟子,你李鹏能救下几人了!”姜玉坤见状,笑意不变,半空停滞期间,也不躲闪那道剑芒,只是朗声问了一句。

    李鹏剑意突然凝住,先前全力祭出的飞剑剑芒霎时减弱!

    由不得他不畏手畏脚压制剑芒,毕竟最初那漫天吞火飞蛾一幕深入人心,剑芒太胜,真的会惊动四周妖兽。

    输给姜玉坤,大家只是被俘,可要激来妖兽,那大家可就有了性命攸关的危险!

    说时迟,那时快!

    姜玉坤正是瞅准了李鹏这一迟疑的时机,眼神忽凛,双手灵力催动,两道寒光一闪而逝,转瞬之间,他就突然出现在李鹏身后,只见其嘴中念念有词,一道道流光突兀从他身上蔓延而出,直接缠住了李鹏全身!

    “束神缚!”

    姜玉坤大喝一声,灵气随着多道流光轰然释放,李鹏想躲,可却发现自己被这流光缠住后,周身灵气仿佛被切断了和他的感应一般,如泥沉大海,无声无息。

    “啊!”一声痛声传来,李鹏倒头摔下,和先前那十九名天剑门弟子一样,一瞬间就被这流光束成了阶下囚。

    “李鹏!”旁边罗素见状,知道不妙,想要救下李鹏,可还是晚了一步。

    当他冲向姜玉坤跟前,李鹏已经被俘,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罗素眼中生出厉色,也顾不上再等另一人出手,双拳紧握,凭着一股子狠劲儿,也不御剑了,直接以自己壮硕的肉身,直挺挺的撞向姜玉坤。

    姜玉坤被罗素这么一撞,也是冷哼一声,连退数步,周身灵气同时散出,双手握拳,和罗素在刹那间连过数拳!

    砰砰砰!

    无数爆裂声自两人之间炸起,碰撞的灵气撕裂空间造成的一个个空洞,威力巨大,炸的四周碎石四溅,黄土飞扬,甚至距离他们最近有一棵几人才能环抱住的参天大树,也承受不住这余波,树身躯干上,出现道道裂口,已是摇摇欲坠。

    被晾在一边的那一名天剑门修士见状皱起了眉头,罗素放弃剑修,直接以肉身硬抗,这不是舍本逐末?

    以剑修之强都敌不过姜玉坤,肉身就能行了?

    可还真别说,罗素这招虽说野蛮了点,但竟然还真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先前姜玉坤之所以能以一己之力,控制住那么多天剑门同为元婴期的修士,一来是在这一层小天地内,大家都不敢肆意使用全力,生怕引来附近妖兽,偏偏姜玉坤就没这顾忌,他只管施展全力,也不会引来任何妖兽注意。

    这二来,就是姜玉坤身上有那古怪法宝,一旦被束缚,就失去了所有灵气神通,如普通凡人一般,变得再没威胁。

    现在罗素以肉身硬抗,他自己以元婴期的肉身与其相搏,看上去极其鲁莽,实则是以其之长攻彼之短。

    那姜玉坤终究是个结丹巅峰修为,在这三重天众人觉得剑修修炼麻烦繁琐,对于力修的态度也是一样的。

    这姜玉坤的肉身强度也不过普通修士的水平,如此近距离的肉搏相斗,完全是占不到任何便宜。

    姜玉坤没了法宝之利,此时就开始想方设法的想动用神通,可罗素这边也料到了对方的打算,丝毫不给他这个机会,一时间,双方上下之风似有所变化。

    原本一直占据上风的姜玉坤,竟然有了不敌之态。

    旁观修士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平,渐有喜色浮现于表,姜玉坤竟然被罗素一人压住,那么他身上再多古怪,也来不及施展,只需要他伺机而动,找到机会就能一举拿下姜玉坤。

    在一旁观战的叶天却是眉目紧锁,看到这里也是忍不住摇头,心中暗道了一声可惜了。

    罗素制造的机会固然是好,但被另外个天剑门修士浪费了,若是罗素一开始出手时,这名天剑门的元婴修士就没有犹豫,直接冲上去寻找机会出手,那姜玉坤很可能是要落败被擒的。

    但偏偏这天剑门修士有些木讷,根本没意识到罗素用意,错失了最佳机会,现在再想上前寻找机会,姜玉坤早就有所反应了。

    接下来所上演之事,一切也正如叶天所推演。

    姜玉坤一开始被罗素以肉身硬抗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般相斗下去,定是要吃亏落败的,于是连攻数拳,寻了一个空当,将两人之间距离拉开了半步距离。

    虽然只是这半步距离,就足以让姜玉坤在那名天剑门修士趁机攻来之时,施展束神缚神通,反手将其拿下!

    而他所付出代价,无非是承受罗素几拳而已!

    没有剑意的肉身铁拳,姜玉坤自持有护体在身,挨了也就挨了,影响不大!

    所以就故意卖了个破绽,姜玉坤被罗素一拳打中脸颊,半空之中,他半边身子似乎不受控制倾斜下坠。

    而一旁跃起的那名天剑门修士,却完全未能看出来这中间的微妙变化,好像他等的就是这种机会,手中法诀变化,飞剑骤然而起,剑芒迅速朝姜玉坤冲去!

    只需这剑伤到姜玉坤,这名天剑门修士就可以确定接下来的姜玉坤将再无战力,但事与愿违,姜玉坤明明中拳下坠,却又在那修士出剑时急剧停下下坠之势,一道灵气光罩,硬生生出现在姜玉坤面前,挡下了这一剑。

    乾元灵光罩!

    原来姜玉坤早有防备,只不过那名天剑门修士没有看出来罢了。

    在这乾元灵光罩之后,一道流光忽然而出,逆着飞剑瞬间奔向那名天剑门修士。

    流光的速度太快了。

    这天剑门修士根本来不及躲闪,霎时就被捆了个结结实实,直接坠落回地面。

    另一边,罗素数拳落下,尽数打在了姜玉坤身上,姜玉坤闷声了几声,硬是坚持到以束神缚神通彻底控制了那名天剑门修士后,才下坠回地面,躲开罗素进攻。

    落回地面,姜玉坤倒吸凉气,只觉得浑身疼的厉害。

    罗素这家伙,下手真是一点不轻,毕竟是元婴期修士的肉身,也亏得他还有护身法宝,不然的话,天知道罗素这拳头对他肉身还要造成什么影响。

    毕竟,他也只是借助恒古玉佩里的侍剑遗魂力量才晋升的元婴期,并非真正元婴修士,肉身自然也要弱上一个境界。

    “二十一了。”姜玉坤缓了缓气,待这股疼痛感下去一些,才站直了身子,望向重新落回他面前的罗素,笑了笑,以眼神瞥了眼李鹏和刚刚被束缚的那名天剑门元婴修士。

    此刻,天剑门这边,只有一个罗素了。

    虽然打了姜玉坤数拳,但可战之人从三人减少为两人,天剑门这边,也是预料到了接下来的败局了。

    “可以了,前面那么多人,连给我制造点麻烦的机会都没,而你能在我身上落得这么些拳脚,罗素,以后除了秘境,你在天剑门内可有的炫耀了!”眼见天剑门只剩一人,姜玉坤就愈发的不急不躁了,勾起嘴角又是露出一抹阴阳怪气的笑容。

    “炫耀什么?炫耀我用拳头打了一个结丹期修士的脸好几次?呸,你不嫌弃丢人,我还嫌弃呢!”罗素满是不屑,却也不敢大意。

    这个姜玉坤,修为虽是不高,但身上法宝太过古怪,不但让他突然有元婴期修为,还不受这秘境小天地的反噬。

    先前他们一致认为,这姜玉坤利用法宝提升修为,一定坚持不了太久,可直到现在,姜玉坤丝毫没力竭的迹象,罗素此刻心中也不免生疑,难不成他这法宝还能让他一直保持在元婴期修为吗?

    “呵呵,还要嫌弃,那你可还真是不知好歹。”姜玉坤阴恻恻笑着,话音才落,身形突兀原地消失。

    罗素猛然瞪大眼睛,正要防守,就感到一股灵气出现在他的身后,猛然转身,他凭着本能一拳挥去,结果打了个空!

    “蠢材,我在这呢!”姜玉坤的声音,忽然在罗素另一侧响起,罗素匆忙之下直接挥拳而去,可还是打空了!

    就在这时,姜玉坤突兀出现在罗素的身前,猛地伸出一只手,直接掐出了罗素的脖子!

    这一刹,姜玉坤周身灵气疯狂旋转,竟然以庞大灵力,生生压下罗素反抗之意!

    另一边,观战的叶天眼光一转,猛地回头望向被自己控制的三人。

    “你们不是说姜玉坤的恒古玉佩用一次弱一次,姜玉坤刚刚展现出来的实力为何却是越来越强了?”

    姜玉坤的情况,跟之前叶天从那女子口中了解到的,可不一样!

    “我、我没骗你,姜少爷的恒古玉佩,召唤侍剑遗魂附身提升修为用一次弱一次,”那女子意识到叶天加注在自己身上的限制撤去,自己又可以说话,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意,顿了顿才解释道:“但我可没说,姜少爷以元婴修士实力打一场就要用一场啊!”

    话音才落,她忽然放开嗓门,大声喊了起来!

    “少爷,救我!”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90780/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