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惊喜吗?”

  云笑这一次的真身位移明显是有意为之,看到那张惊骇欲绝的熟悉脸庞,他不由生出一抹促狭之意,将之前说过的某句话再次说了一遍。

  事实上这是雪弃在祭出龙丹突破到至圣境初期之时,对云笑说过的一句话,没想到两次被对方还施己身强力嘲讽。

  可此时的雪弃,又哪有心思去在意这些并不会伤及自己的嘲讽之言?她迫切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在一个至圣境初期的云笑手中,保下自己的这一条小命。

  可是在至圣境初期的时候,都打不过半步至圣境云笑的雪弃,此刻全身修为被打落回半步至圣境,更是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

  反观云笑呢,不仅内伤尽去,还诡异突破到了至圣境初期,此消彼长之下,看起来雪弃的下场已然注定。

  对于这个在转世重生之后,就和自己纠葛不清的女人就在眼前,云笑不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眼看这一掌拍下,雪弃无疑会瞬间香消玉殒。

  嗤!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强劲的破风之声突然从云笑身后传来,声势极为惊人,以云笑此刻的灵魂感应,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陆绝天出手了。

  要说场中谁还能及时救得雪弃一命,恐怕就要算至圣境巅峰的陆绝天了,此刻他施展的也是其最为强悍的镇族之宝绝天神斩。

  这件陆家的镇族之宝其实是一件半神器,已经有了随心意而动的特殊性,也只有这样的半神器,才能让陆绝天在此刻及时出手保雪弃一条性命。

  只是陆绝天没有看到的是,背对着绝天神斩的云笑,在感应到身后传来的磅礴波动之时,金色眼眸之中一闪而逝的玩味,这似乎也早在云笑的预料之中啊。

  达到至圣境初期的云笑,反应和速度都和刚才有了本质的区别,如果说先前的他,面对如此强力的攻击只能是闪避的话,那此刻无疑是有了更多的应对方法。

  而且云笑清楚地知道,即便自己突破到了至圣境初期的层次,也根本不可能抗衡得了陆绝天这个至圣境巅峰强者,最多也就是多坚持一段时间罢了。

  所以在借助小五力量的那一瞬间,云笑就已经有了主意,就是要利用这样的出其不意,打陆绝天一个措手不及。

  只见云笑身形微微一转,赫然是以一个如鬼魅般的弧度,绕到了雪弃的身后,而其右掌,却是极为轻松地抚上了雪弃的后颈,让其丝毫不敢动弹。

  至圣境初期的云笑,想要制住一个只有半步至圣境,而且身受重伤的雪弃,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甚至是在那绝天神斩轰到之前,将雪弃直接击杀,也不是一件难事。

  但一个被击杀的雪弃,和一个擒获的活雪弃,两者谁更有用,云笑用脚趾头都能想清楚了,这也是他的最后一根保命稻草。

  说时迟那时快,在云笑如鬼魅一般绕到雪弃身后,拿住这位帝宫天才少女的脖颈要害之时,陆绝天控制的绝天神斩也是倏然而至。

  只不过此刻绝天神斩想要斩中云笑,势必连同雪弃也要一同斩为两半,这样的结果,明显不是陆绝天想要看到的。

  这位陆家族长,可是知道自己那个宝贝女儿,对这个叫雪弃的弟子是如何重视。

  雪弃死在云笑手中也就罢了,要是被他陆绝天一刀斩杀,那恐怕父女之间都会生出一丝无法弥补的芥蒂。

  嗖!

  因此在陆绝天精准的控制之下,绝天神斩直接从雪弃颈侧一掠而过,巨大的刀身让雪弃惊出一身冷汗,更将她颈边的几缕秀发给一切而断。

  这可真是差之毫厘,便是身死道消的下场,只不过感应到后颈之上传来的温热,雪弃只能做到冷汗直冒,身形却丝毫不敢动弹。

  “云笑,放了雪弃,或许本族长会考虑留你一个全尸!”

  眼看飞掠而出的绝天神斩,最终也没有能伤到云笑一根毫毛,陆绝天感觉到自己的肺都快要气炸了,说出来的话,也是蕴含着一抹浓浓的威胁。

  “反正都是死,你认为一个全尸的恩赐,真的能让我改变主意?”

  云笑将脑袋从雪弃身后探将出来,手上却是半点没有放松,而其口中之言,也在向陆绝天表明,现在的自己,已经是掌控主动权的那一方了。

  耳中听着云笑和陆绝天的对话,那些碧雷城的旁观之人都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实在是刚才那一幕发生得太快,简直就是电光石火般迅速。

  从云笑施展某种秘法,将脉气修为提升到至圣境初期,再到陆绝天强势出手只轰中一道残影,现在竟然连雪弃都落在云笑手中了。

  如果说先前的云笑,在至圣境巅峰强者陆绝天面前,哪怕是突破到了至圣境初期,也只能是任由其宰割的话,那现在的局势,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所谓人质在手天下我有,云笑很是精准地抓住了这最后一根保命稻草,这也是场中唯一能让他轻松脱身的筹码。

  先前云笑在处于半步至圣境的时候,不是没有打过这样的主意,只是那时候陆绝天并没有给过他机会,他一直都只能自保罢了。

  事实是云笑诡异突破到的至圣境初期,其实比起一些至圣境中期强者来都不遑多让了。

  也是陆绝天有些低估了云笑的反应和速度,这才在不防之下被其抓住机会拿雪弃为质。

  当此一刻,陆绝天心中的怒火真是快要烧将出来,他甚至是有些恨雪弃为什么要站这么近,又为何如此不济,竟然被云笑一招之间就制住了要害。

  说实话,有那么一刻,陆绝天真是想要不管不顾,直接将云笑直接击杀,雪弃这种区区半步至圣境的蝼蚁,又怎么可能会被他放在眼里呢?

  好在陆绝天还是强行忍住了心中的冲动,在这一刻想到了陆沁婉对雪弃的重视。

  他知道如今的陆沁婉,未必会将自己这个父亲放在眼里,若真是因此生出嫌隙,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杀掉云笑固然是简单,但想要从那小子手中先救出雪弃,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以雪弃此刻的状态,云笑只需要轻轻一用力,就能捏断其脆弱的颈项。

  “陆大族长,我云笑不过一条贱命而已,用我这条命来换雪弃这条命,你认为值不值得呢?”

  云笑的脸上噙着一抹异样的笑容,眼眸之中金光闪烁,口中说出来的话,更是让陆绝天纠结得如欲发狂,却依旧没有敢轻举妄动。

  看来云笑也是猜到了雪弃在陆沁婉心中的地位,若是其地位真的不高,恐怕刚才陆绝天就不会让绝天神斩改变方向,而是连雪弃带自己都给一锅端了。

亚博足彩app  既然如此,那云笑心中信心大增,你陆绝天不敢动手,我却是毫无顾忌,大不了就是同归于尽,以云笑对陆绝天的了解,对方是不可能走出这不符合自身利益的一步的。

  在云笑的印象之中,陆绝天就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利益之辈,当年他和陆沁婉结为夫妇,却一直都对这位岳父看不上眼,总是觉得陆绝天太过看重利益,少了几分人情。

  击杀一个云笑固然是轻松,但这势必会搭上雪弃的性命,哪怕是有那么一丝丝会和陆沁婉产生嫌隙的可能,陆绝天都不可能铤而走险。

  “陆大族长,若是你不敢动手的话,那我可就要失陪了!”

  再等了约莫数个呼吸的时间,云笑便是再次高声出口,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若有所思,暗道今日局势的转折点,来得也未免太突然了吧?

  明明前一刻云笑还在陆绝天的手中苟延残喘,哪怕是借助秘法突破到了至圣境初期的层次,也根本不可能是陆绝天的对手,只是一个时间上的区别而已。

  没想到云笑只是用出了简单的拿人为质这一招,就震慑得陆绝天不敢再动手,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结局更富有戏剧性的了。

  不知为何,看到云笑有可能逃出生天,诸多碧雷城的修者们都不由大大松了口气,既是对那粗衣青年的佩服,也是对自己能逃得一命的庆幸。

  因为他们尽都知道,如果让陆家族长击杀了云笑,看先前雪弃的态度,肯定也是不可能放过他们的,他们的下场,也不会和云笑有什么两样。

  但如今云笑拿人为质,陆绝天又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去管他们这些不相干的人,至于那雪弃更不可能对这些围观之人造成什么威胁了。

  嗤!

  就在众人心中感慨和庆幸交织的时候,一道轻响声突然传来,然后众人循声望去,赫然是见得某道身影骤然一僵,直接从一座房顶之上倒栽了下去。

  “是云雷子!”

  之前被云笑救了一命的聂双卿,一直都在关注着那个大仇人云雷子呢,也一直在想着用什么办法出其不意将云雷子击杀。

  没想到聂双卿自己还没有找到办法,此刻的云雷子,便已经被一道乌光剑影穿胸而过,倒栽下去的时候还是脑袋着地,瞬间摔了个脑浆迸裂而死。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2481/2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