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敬大王!”

    吕布敬酒之后,将士们有碗的端碗,没碗的索性抱起酒坛,向吕布遥敬,然后将头一仰,咕嘟咕嘟只管往肚子里灌。

    痛快至极!

    与将士们痛饮三盏,吕布才回到位置坐下。

    不久,有身穿宦官服的小黄门前来,其后还随有两名小宦官,手中捧着质地不菲的云水锦袍。

    “仆下见过大王。”小黄门先是躬身行了一礼,然后与吕布说道:“雨水时节,长安气候湿冷。陛下担心大王着凉,特赐锦袍一件,为大王御寒。”

    “陛下有心了,臣在此谢过。”

    吕布稍稍拱手,淡然说了一声。

    身后的陈卫自是不用提醒,上前从那小宦官的手中接过锦袍。

    任务完成,小黄门也不多做逗留,向吕布告了个身,便带着两名小宦官回宫复命去了。

    瞥了眼那锦缎织就的云水袍,吕布眼中并无太大波澜,他这一生好武,对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着实兴趣不大。

    于是,吕布唤来陈卫,在他耳旁低声几句之后,后者点头领命而去。

YB客服首页    不多时,吕布重新站起身来,走到台阶处,面向下方诸将笑道:“诸位,孤方才得一锦袍,十分华美,欲赐予有功之臣,然……诸位皆是随孤征战多年的兄弟袍泽,而锦袍又只有一件。所以,孤决定有能者得之。”

    诸将一听这话,霎时来了兴致。

    “敢问大王,何谓有能者?”

    “尔等久居军营,当知实力至上的道理。所谓有能者,即为实力最强之人!”

    吕布笑说起来,然后手指右侧的渭桥。

    诸君请看。

    众人目光随之望了过去。

    不知何时,渭桥中央已经竖起一根粗实的木头,约有三丈,在顶端,有一锦袍高挂其上。

    “谁能以最快的速度取得锦袍,锦袍便是谁的。”

    吕布所立的规矩倒也简单。

    诸将一听这话,之前因喝醉酒的惺忪眼神在顷刻间变得凌厉起来,私下摩拳擦掌,却也都按捺着没有动身。

    “哟,华雄,你这急躁的家伙,居然耐得住性子,真是稀奇!”马超手里的酒盏端在半空,从旁打趣起来。

    “马孟起,你觉得,我会差这区区一件锦袍么?”华雄不屑说着,似乎一点儿没放在心上。

    “老黄头,你难道就没想法?”

    “老啰,身子骨跑不动了。”

    “…………”

    诸将谈笑说着,言语间似乎都没有要动身的意思。

    吕布将诸将表现尽收眼底,要说好斗,恐怕没有人比他麾下将领,更为好狠斗勇了吧。

    手中酒盏放下,吕布大手向渭桥方向一挥,口中喝道:“开始!”

    此令一出,原本谈笑呵呵的诸将霎时从位置暴起,朝着渭桥方向猛冲,数十道身影,犹如脱弦之箭,令人目不暇接。

    冲在最前头的,出乎意料,竟是平日里给吕布扛戟的文稷。

    别看他战力不显,但奔跑的速度,绝对是堪称一绝。

    毕竟整天扛着几十斤的方天画戟在跑,如今没了画戟压制,整个人都奔疾如风。

    紧追其后,是平日里行事低调的徐晃。

    徐晃后边,就是有着西凉神威天将军之称的马超。

    “马孟起,你这家伙!”

    华雄稍稍落后些许,一边追赶,一边大声喝骂。

    方才他是亲眼看着马超如同兔子般的窜了出去,再看后边,管亥、潘凤、魏越、曹隽、韩龙个个奋勇狂奔,就连须发皆白的黄忠,也同样是健步如飞,毫无半点显老之态。

    这些家伙,说的倒是好听,真抢夺起来,估计谁也不让。

    锦袍倒是小事,但在这么多将士面前,谁都想做吕布口中的‘实力最强’之人。

    “马超将军,冲啊!”

    “徐将军,冲冲冲,一口气夺下锦袍!”

    “黄老将军,再快些,可别输给这些小子了啊!”

    士卒们全都因此沸腾起来,他们虽没资格参与其中,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为自己家的将军,呐喊助威。

    吕布麾下旗营众多,正儿八经的数起来,至少二十以上,所以各营将士私下也都常有比试,但凡争夺,皆是想要取胜,以证明自身实力。

    一时间,渭水河畔,气氛高涨。

    “瞧,这才有点儿意思!”

    吕布又给自己添了盏酒,拿在手中,却是不饮,整个身躯稳坐泰山,看着将领们奋勇冲锋的身影,不禁心生豪迈。

    天下猛将,尽入吾彀中矣!

    另一边,文稷仍旧以一马当先之势,率先冲到渭桥。

    来到渭桥中央,巨大的粗木被固定得极为牢靠。文稷双臂抱住木杆底部,仅仅试了一下,便决定放弃用蛮,以他的力气,根本不可能做到拔地而起。

    于是索性双手向上攀爬,下方双脚夹紧,一伸一缩的向上蠕动,想要爬到顶点摘下锦袍。

    只是他还没爬几步,后方的华雄、马超等人便接二连三的抵达。

    文稷也因此很快被拽落下来。

    一众武夫围在了渭桥中央,几乎拥堵成一片,谁也不肯相让。

    几十颗脑袋抬起,眼中只剩下空中飘扬着的那件锦袍。

    众人一使力,粗木杆应声而倒,挂在顶端的锦袍也因之飘落下来。

    诸将奋勇,争相跃起抢夺。

    人头耸动之下,吕布也看不清锦袍究竟落在何人之手,但他眼中却含有笑意,很久没见到这么欢快的场景了。

    须臾之后,诸将越闹越大,嘈杂之声亦是远远传来,似有大打出手的意思,好在吕布及时阻止。

    “好了,都别争了!”

    吕布过来制止,诸将自是停下手来。

    原先高挂在上的华美锦袍,此刻早已扯烂成数块,难以入眼。

    观其神色,不管是抢着的,还是没抢着的,诸将神情各有不忿,有些更是颇为狼狈。

    吕布见之,哈哈大笑起来:“瞧瞧你们,好歹是带过几千几万兵马的将军,如今却因一锦袍,搞得跟泼皮打架似的,成何体统。”

    “汝等皆是孤之爱将,区区锦袍,孤岂会吝惜?来啊,去取锦袍来,每位将军,各赐一件。”吕布毫不吝啬,叫人只管把锦衣取来,分与诸位将军。

    “谢大王!”

    诸将拱手抱拳,齐齐谢恩。

    锦袍争夺之事,也暂时就此告一段落。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2234/1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