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子,做的真不错!”王茂昆笑着说道。

    作为王家的掌门人,同时又位至邮电集团董事长的人,王茂昆怎么可能在明知道现在周铭会报复的情况下,对自己儿子不闻不问呢?甚至于王茂昆其实早就在儿子的公司里安插了自己的人,因此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安德鲁的事情,也知道王盛龙最后气走了他。

    虽然儿子的具体做法不让人满意,但至少警惕心还在,能察觉出来这时候突然送到面前的肥肉是个坑,这就很好了。

    毕竟他们是有家底的,不像普通人创业那样需要抓住每一个机会,他们背靠邮电集团,根本不需要抓这种可能藏着危险的机会。

    不仅是王茂昆,王盛龙的事情也很快传到了燕京其他势力那里,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也都很惊讶。

    “这个叫安德鲁的外国人肯定是那个周铭安排的!周铭这个家伙在国外那么多年,找几个外国人来演戏也是很简单的,五百万美元的大订单,那个周铭也真舍得下血本,不过可能这个所谓订单本身就是子虚乌有的吧。”

    “那个周铭果然开始报复了,不过王家小子倒是不错,居然没上这个当,直接把人气走了,想来他们也知道周铭现在会展开报复,所以对什么事情都抱着很强的警惕心,看来周铭这一次要碰壁啦!”

    “如果周铭这一次在王盛龙身上碰了壁,那可是很不错的结果,只是现在事情才刚刚开始,谁也不知道这个安德鲁究竟只是周铭的试探还是别的什么,但是说真的,我还是很希望见到那个周铭吃瘪的结果,因为那样对整个燕京都能减轻很多负担……”

    毫无疑问,这个事情有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他们没想到王盛龙的警惕性这么高,更没想到那个从来无往不利的周铭,这一次居然在王盛龙这里碰了壁。

    对这些老狐狸,他们可不认为世界上有多少凑巧,他们认定这个安德鲁就是周铭安排给王盛龙的坑,只是王盛龙不接这个坑。

    这个情况让这些老狐狸为之一振,但同时多年的沉浮和阅历,让他们的耐心也很足够,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就妄下结论,只是让他们觉得这个事情更有趣了。

    除此之外,事情也同样传进了中南海,传到了林泽康和赵森这两位首长那里。

    “根据晓军同志那边的消息,周铭的确之前打过几个国际电话,看来这安德鲁的确是周铭安排的没错了,只是很显然,这一次没有以前那么的无往不利,王家小子也十分警惕,让他第一次没成功呀!”

    林泽康看了赵森一眼:“你觉得这是周铭那个小家伙的风格吗?看起来很像,但我总是在想,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经林泽康这么一说,赵森也才恍然反应过来,对呀!大家都只看到安德鲁去接近王盛龙,然后王盛龙把他给气走了,但却谁也不知道周铭真正的打算,不知道安德鲁为什么要去接近王盛龙,他带着这么个订单是为了什么,搞不好被气走才是周铭的计划呢?

    但林泽康随后却很高兴的大手一挥:“不过现在这个形势也还不

    错,周铭那个小家伙,就是得给他吃点亏,他才会长记性!”

    赵森有些迷茫了,怎么之前对周铭那么紧张,现在又对周铭吃亏那么高兴,则前后的反差,就跟小孩一样。

    ……

    总有人觉得所谓权贵都是靠着家里关系,或者溜须拍马才上位的,但实际上,这些能上位的人,他们的眼光和对局势的判断把握,绝对是超过大多数人的。

    在安德鲁这个事情上,不管是林泽康赵森这样的首长,还是王茂昆和其他人,甚至是王盛龙,他们都猜得很准,这个安德鲁的确就是周铭安排的。

    离开王盛龙的公司,安德鲁回去了周铭的办公室,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周铭理了一遍,然后向周铭道歉:“我真的感到十分抱歉,我应该继续留在那里,而不是直接离开,这样搞砸了所有的事。”

    不过周铭却说:“不,安德鲁先生,我跟你的看法正好相反,我认为你不仅没有搞砸事情,反而把事情带向了更有利的方向。”

    安德鲁苦笑着摇头:“周铭先生非常感谢,在这个时候您还能这么安慰我。”

    “可我并没有在安慰你……”

    周铭刚想说什么,他想了想又说:“好吧,既然安德鲁你要这么想那很可惜,但我并不打算放弃,我想安德鲁先生你也不想背负失败的结果吧?所以我这里还有下一步方案,希望安德鲁先生再接再厉。”

    安德鲁认真的点头:“周铭先生您请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努力用心,不会辜负殿下和您的信任!”

    周铭又和安德鲁聊了几句,交代了接下来的计划,然后让安德鲁离开了。

    等安德鲁离开,一直默默站在周铭身后的苏涵走出来:“周铭你真觉得这么冲动的安德鲁会做好吗?”

    周铭点头回答:“我承认安德鲁的性格的确冲动了些,但至少从事情的结果上来看,他的冲动没有问题,要是他不这么冲动才反而会出问题,毕竟我们从来也没打算他见面就能拿下那位王家少爷不是吗?”

亚博足彩app    虽然安德鲁就是周铭派去的,但周铭可没指望王盛龙会那么没脑子,因此王盛龙有警惕是可以预见的,要是王盛龙那么怀疑安德鲁,安德鲁还一直在王盛龙那里不走,还是一门心思的要和他做生意,那傻子都知道你有问题了,相反现在安德鲁很有脾气的离开,反而可以消除这样的警惕。

    除此之外,周铭也知道王茂昆一直在关注着王盛龙公司的情况,王盛龙是个阅历不够的年轻人,但王茂昆可是个老狐狸,同样的招数在他们面前很有可能会是两个不同的结果。

    因此就算王盛龙不够警惕,等安德鲁跟王盛龙接触上了,王茂昆也肯定会想办法参与进来,但现在王盛龙气走了安德鲁,就会让王茂昆放心,以后对这边的关注不会像现在这么紧密,尤其是安德鲁这边,更会放松警惕,而这……才是周铭等的机会!

    “给戴廷伟打电话,那边的第二套方案可以开始了。”周铭说。

    ……

    王盛龙在气走了安德鲁以后自信心爆棚

    ,觉得自己非常聪明,平常总听人说那个周铭怎么怎么厉害,现在自己碰了也不过如此嘛,自己给他找了事,他想报复自己还不是没门?

    唯一让王盛龙感到恼火的是自己老婆有点傻,到最后也没反应过来,还觉得自己不给她面子,还给自己闹脾气,直接甩手了公司的全部事情。

    只是江玲那边也不是普通的家庭,因此王盛龙跟她发脾气甚至离婚都是不可能的,作为有大男人脾气的王盛龙,也懒得跟她沟通周铭那边的事情,只觉得这女人不可理喻,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反正公司的事情从来也不指望她,自己也能做。

    况且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王盛龙也认为自己的确有必要坐镇公司,至少要清楚公司最近的状况,在经历了安德鲁的事情以后,自己需要对公司的情况有一个全盘的了解,不能给那个周铭找到任何机会!

    于是王盛龙在公司里一待就是一天,他排查了公司里现在正在进行的所有项目和订单,以及签了合同和有合作意向的所有客户,甚至还亲自打电话给一些自己有怀疑的客户,调查那边的情况。

    这颇有点草木皆兵的意思,但王盛龙认为在这个非常时刻,自己小心一点总没错的。

    最终结果出来,王盛龙判断绝大多数的客户和订单都没问题,剩下那一小撮判断不了的,王盛龙选择了拖字诀。

    首先王盛龙打电话过去表示抱歉,表示自己生产线的能力有限,短时间内可能没办法完成那么多的订单,询问是不是能延后一些时间。而他这么问的结果当然就是被人狠狠骂了一个狗血临头,骂他们毫无契约精神没有信誉,更表示以后就算订单给狗做都不会找他们了!

    这个情况是在王盛龙意料之中的,毕竟原本做生意就是讲究一个信誉,别人已经订单下好了,你突然说做不了,岂不是打乱了别人的计划?严重一点甚至还会影响到其他供应的损失。

    再加上能被王盛龙怀疑的,本身就不会特别熟悉,那这些客户哪还会给你王大少面子,张嘴就问候你十八辈祖宗,整个族谱都问候一遍是非常正常的招呼方式了。

    不过王盛龙却坚信自己没做错,非常时期非常做法,现在自己明知道周铭会来报复,肯定要把所有问题给扼杀在摇篮里!现在被人骂没有信誉,总比以后被周铭报复了,给别人看笑话还没地方哭诉要好。

    用了两天时间,王盛龙总算处理完了公司所有的事情,而他老婆江玲也真的甩手没管了。

    “王少,这边有个商业会议,您看是不是代表公司参加?”秘书把一份邀请函送到了王盛龙的办公桌上。

    王盛龙拿起邀请函打开看看:“这是什么商业会议?什么时候的?”

    秘书当然明白王盛龙的意思,他回答道:“这是一个不对外商业会议,邀请国内外很多企业,是一个月前就定下了的。”

    “就推说我身体不舒服,不参加了。”

    王盛龙下意识这么说,但转念一想又说:“等一下,邀请函还是放这里,我看情况去不去吧。”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876book.com/book/1309/2538/